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维勇/奥尤】<染井樱下>(02)/ABO/双军人

 “我的人生真正变的有意义的开端,大概就是那染井樱下的一眼万年。”


•副cp是奥尤!之前忘记说了

•ABO世界观下的双军人设定(维勇两人处于敌对阵营注意。)

•大概是军校旧友战场相见的故事

★★★这里打个大大的五角星!文中所有的内容都与现实无关我没有影射政治的意思!叫J国R国只是因为我不会起名字!!!

•车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开(挠头)看情况吧

•顺手这里叶熙!!!欢迎来找我玩!!!


<02>

    维克托仍然静立在那个蜷缩着的身影的一侧,银白色的发丝笼罩在军帽投射下的阴影中显出一种黯淡的灰,他海蓝色的眸子隐匿在了那片阴影中,其中暗涌的复杂情感的洪流也沾染上了些许黯淡。


    维克托忽而有些惶恐而又不知所措,一向会对所有的事情报以自信的微笑的他很少会有这种感受,现在的他甚至不知道该将自己心中翻涌的情感称为什么。一阵来自做工精致的军官靴的富有节奏感的脚步声渐渐接近了他,“我要回军部了,要一起就赶紧的。”尤里依然满是不耐烦的声音不出意料的从身后传来。


    “别着急嘛。”维克托怔住了一秒后又迅速换上了平时那样一副从容不迫的表情,转过身去冲着尤里绽开了一个无可挑剔的笑,“这个好像是指挥官哦,叫军医来给他看看吧。这么好的情报源就这么死了不是怪可惜的吗?”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尤里祖母绿般的碧绿色眸子里闪过一丝愠怒,“没事干就赶紧滚蛋不要在这里碍事儿。”


    “哎……对前辈也该稍微尊重点儿嘛。”维克托撇了撇嘴显出一副委屈的神色,尤里看了看他后表情古怪的朝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现在是你同级。”


    “那也是前辈。”


    “嘁。”


    说话间维克托已经招呼着一位路过的军医过来,开始给那个角落处的黑发身影进行简单的治疗了。军医在那个身影前俯下身子后维克托便转移开了视线,“尤里。”他招呼了一下一旁正望着天空发愣的尤里,理了理有些偏离了原来位置的军帽后便大踏步的离开了。


    回过神来的尤里清了清嗓子便也快步跟了上去,迈出了约莫三四步的距离后他的脚步却突然慢了下来,他不动声色的回过头去瞥了一眼那个黑发的身影,那人稍稍睁开了一条小缝的墨色眸子在阳光的照耀下流转着琥珀色的光华,在尤里碧绿的虹膜上点亮了点点细碎的微光,尤里蹙起了眉,随后忽而了然了一般的回过头去,快步补足了落下的小段距离。


    “尤里?”维克托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


    “走你的路。”


    维克托耸了耸肩,逐渐放慢脚步直到与尤里并排而行后小声的开了口,“奥塔别克最近怎么样?”


    “谁知道!”尤里闻声忽而愤恨的一脚踢开挡路的碎石子,声音里带上了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你没和他联系吗?”维克托有些讶异的怔了怔。


    “哈?!他可是叛逃去J国的叛徒哎,我还联系他!我不要命了吗?!”尤里碧绿的眼眸瞬间瞪的老大,他冲着维克托吼了几句后便迅速的扭转过头去,金色的发梢随着重重的跺脚在空气中上下浮动着,空气中逐渐弥漫起夹杂着皑皑白雪般冰冷的松木香。


    维克托撇了撇嘴快步跟上尤里的脚步,将手搭上他的肩示意他冷静,“按照你的性子,不论多危险你不都会去做吗?”


    尤里不自觉的低下了头,祖母绿般的眸子在过长的金色刘海投射下的阴影中闪烁着,其中似乎暗涌着点滴犹豫不决的神色,“嘁…”他甩开了维克托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吸了吸鼻子小声嘟哝着,“谁爱管他……怕是在J国那边吃香喝辣的吧。”


——————


    胜生勇利毫无征兆的醒了。


    曾遭受过的钝器重击的后脑被微小的动作连带起一阵钻心的疼痛,思绪中还氤氲着刚从混沌中脱离的惶惑,他尝试着睁开了双眼,几簇呈线形蔓延的光束挤进了上下眼睑之间的缝隙,在长久未曾容纳过光明的眼中激起了些许刺痛。


     视野中的景象逐渐由模糊转为清晰,胜生勇利的眼睛慢慢适应了房间内并不明亮的光线。他的视线转向了身边,平躺着的姿势加上后脑的疼痛使得他的视野有些许狭窄,四围是清一色的白布帘子以及偶尔掠过视野的鲜红十字,覆盖上了白色石灰的墙面被水泡的起了皮,剥落的墙皮下显露出桔红砖块的痕迹,顺着视线同沾染上了干涸血污的戎装连成一条直线,很平常的医院病房布置。


    胜生勇利有些费力的用胳膊支起身子,生锈门轴转动的刺耳声响伴随着他吃痛的抽气声在凝滞的空气中响彻。他有些诧异的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的面孔,对方身着的R国军装使的勇利有一瞬间的茫然,“来人,把他带走。”对方推门进来的同时便注意到了已经恢复意识的勇利,随后便朝着门外用算不上洪亮的声音示意了一声,闻声进来的便是两个身着R国普通士兵服的高大男人。


    勇利被突然照射进屋中的强光刺激的下意识眯了眯眼,自己身处什么地方他心下已经了然,反抗在这时也只能是徒劳,他平静的注视着走到他病床边上的两人给自己带上手铐,冰凉的金属触感伴着上锁的‘咔哒’声蔓延上手腕,他被粗暴的拽下病床,由于长久未曾走动的关系,他刚一触碰到地面便猛地摔了个踉跄。


    勇利被粗暴的拉起,前行了几步后双腿逐渐恢复了知觉,勇利小声的咳嗽了两声后,便跟随着那两个士兵的身影踏上了幽长的走廊。


    他深刻的明白,自己即将面临的是怎样的苦楚。


    <TBC.>

想要小心心!!!(哇哇大哭)

评论(8)
热度(41)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