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瑞金】<矢量箭头老师>/01/ABO

·插画师瑞x轻小说作家金,大概是幼驯染同居,但互不知道对方身份这样的设定!!!会有一点ABO(不过搞这个设定的目的也基本上是为了让他俩能顺理成章的在一起)

·看埃罗芒阿老师的时候开的脑洞

·漫画还没有看完,用的是动画的人设

·第一次写他俩OOC预警

·顺手这里叶熙!!!欢迎来找我玩!!!

 

<01>

      灿金色的阳光穿透了玻璃制的侧窗,汇聚成线性越过百叶窗的缝隙照射进屋中,在连带着薄被裹成一团的金身上投射下片片细碎的光斑,一夜未关的电风扇在头顶上‘嗡嗡’的喧嚣着,习习凉风从飞旋的扇叶间盘旋而下,未沾染上一丝早已滚烫的电动机上的暖意。金嘟哝着瑟缩了一下,伸出手来裹紧了身上的薄被。


      ‘吱呀——’生锈门轴转动的声响兀的传出,随后来自格瑞的清冷男声便在狭小的房间内响彻,“起床。”


      “再…再睡一会儿……”金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被这个动作挤出来的几滴眼泪挂在了眼角,格瑞站在门口咳嗽了几声以作示意,金闻声后腾出手来胡乱扒拉了几下,将头埋进了印满小箭头的被子里,只留下阳光般灿金的发尾在外飘忽着。


      格瑞有些无奈的走上前去,那几缕高翘在外的金毛随着被窝中人温润的呼吸在空气中颤动着,看的格瑞有些好笑,但他表面上却还是保持着那样一副疏离的面孔沉默着,抬起手来抓住薄被的一角向上猛地一扯,“哎…哎呀格瑞你别掀我被子啊?!”不出意料的换来了床上那个金色毛团这样的惊呼。


      那个金色毛团满是不情愿的翻过身来,瞪着深海般湛蓝的眸子可怜巴巴的抬头望向静立在床边的格瑞,“就再睡一会儿…就一会儿……”,那仿若碧蓝色托帕石般的眸子里仍氤氲着水汽,灿金色的阳光化作点点细碎的光点糅杂在那一汪碧色之中,随着眸子的转动灼耀出星辰大海般的璀璨。


      格瑞被那双大眼睛盯的怔住了几秒,随后又迅速的转移开视线盯住空荡的墙角,绛紫色的眸子中印刻着的湛蓝瞬间便消失不见。“一分钟。”


      “好耶——!”金色毛团的声音中满溢着欢喜。格瑞望着再一次缩进被窝中的金,转过身去在金的目光所无法触及到的地方轻勾起了嘴角。


      今天是两人开始同居的第一天,身为幼驯染的两人默契十足的考入了同一所地处首都凹凸市的大学,两家的长辈一拍即合,二话不说直接给两人收拾好了行李租好了房子,叭叽一下就把两人推上了直达凹凸市的火车。待到两人反应过来时,他们就已经提溜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犯了错似的立在墙角听着房东的唠叨了。


      金缩在被窝里撇了撇嘴,自家秋姐在临走前大刀阔斧的拍着自己的肩膀,满脸嫁女儿般的幸福感,哔哩巴拉一通叮嘱了一大堆类似于‘好好听格瑞的话’‘跟格瑞好好学学别老打游戏’‘你瞧瞧人家格瑞再看看你’这样的话,一旁的准姐夫丹尼尔虽冷着一张脸却不动声色的不住点头附和,整个人说不出的违和。


      其实金内心对于和自家发小同居这件事情还是有一丝丝惶恐的,虽说两人的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的程度,但同住一个屋檐下还是从未经历过的事情,况且自己还有‘当红轻小说作家’这样一个隐藏属性,早晚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难免留下点儿蛛丝马迹。“啊……要是被格瑞知道了不是超级羞耻吗……”金伸出手来胡乱扒拉了几下,用薄被捂住了金色的脑袋。


      不过两家的长辈对于这两个第二性别还未分化的孩子倒是放了一百个心,两个本就对同居怀有期待的小家伙自然也就没什么意见了。


      ‘咚咚’这时门口又传来了格瑞敲击门板示意的声音,金从被窝里探出头来翻身坐起,小声嘟哝着打了个哈欠“知道啦这就起……”


      金抬手揉着眼角溢出的眼泪,圾拉着拖鞋走出了房门,待到他眨巴着湛蓝的大眼睛逐渐看清了客厅里的景象后,他先是怔住了几秒,随后又猛地爆发出了一阵丧天灭地的笑声,“我的天哈哈哈…格瑞……格瑞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格瑞望着眼前笑得几乎缺氧的自家发小,低头望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着的印满小碎花的围裙后蹙起了眉,“厨房里只有这一件。”解释完了的格瑞抬起头来,面前对他的解释充耳不闻的金仍然笑个不停,他有些不耐烦的直接一手提溜起那个金色毛团按在饭桌边,“荷包蛋要凉了。”


      笑到不能自已的金努力克制住了笑意,开始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到面前的早餐上,刚出锅的荷包蛋仍在滋滋的冒着油,黄色软玉般的蛋黄凝聚成圆润的小团聚合在蛋白的中央,仿若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般让金舍不得下口,放置在一旁的牛奶在玻璃杯中荡漾,在透明的杯壁上挂上了淡薄的乳白。


      金俯下身子趴在桌上,格瑞的面容在玻璃杯后清晰可见,他自顾自的喝着杯中的牛奶,乳白色挂上了他的嘴唇,又因为他舔唇的动作而转瞬间消失不见,给他那张疏离清冷的面容上平添了几丝温存。


      “别看我,吃饭。”清冷的男声突兀的响起,将趴在桌上的金惊的一个激灵,“谁…谁看你了?!自恋个什么劲儿?”


      格瑞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便再没了后文,他依旧自顾自的喝着牛奶,感到没趣的金撇了撇嘴后也全身心投入到了吃饭这样一个伟大的事业当中去了。

<TBC.>

噼里啪啦拍着桌子说想要小心心!!!


评论(19)
热度(219)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