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瑞金】<矢量箭头老师>/03/ABO

·插画师瑞x轻小说作家金,大概是幼驯染同居,但互不知道对方身份这样的设定!!!会有一点ABO(不过搞这个设定的目的也基本上是为了让他俩能顺理成章的在一起)

·看埃罗芒阿老师的时候开的脑洞

·漫画还没有看完,用的是动画的人设

·第一次写他俩OOC预警

·顺手这里叶熙!!!欢迎来找我玩!!!


〈03〉

      金撅着小嘴儿暗搓搓戳了个关注,正巧出版社新任的责任编辑在这时跨出门来,告诉他手稿要到明天才能审核完毕的消息,金闻讯站起身来理了理衣上的皱褶,向小心翼翼的从门里探出头来的小编辑道了声别,便大踏步的走上了归家的路。


      待到金跨上家门前最后一级台阶时已是半小时后,金在沾染上了汗渍的背包里摸索了半天,翻出了背包角落处泛着金属光泽铜制小钥匙,他握着钥匙向家门的方向挪动了几步,抬眼却对上了格瑞那双好看的过分的绛紫色眸子,两人颇为尴尬的对视了许久,最后还是由格瑞那清冷的男声打破了沉默,“去哪儿了?”


      “去…去咱大学看看,怕到时候找不到路。”金咧开嘴角绽开了一个并不那么自然的笑,那两抹绛紫的视线仍然凝固在他的身上。


       “我们昨天下午刚去过。”格瑞冷着脸挑了挑眉,金只得回以一个尴尬的微笑,“哈哈……我这不是记性不好又忘了嘛。”

 

      格瑞微蹙了下眉,目光里闪过一丝夹杂着担忧的不悦。他转身推开了虚掩着的木制房门,脚下由金买的和自己同款的小青蛙拖鞋吧唧直响,“抓紧进来。”

 

      金犯了错似的低着头,跟随着格瑞的脚步进了门。进门后便一屁股坐在了门口圆筒形的小矮凳子上,稍显费力的将脚从还未解开鞋带的运动鞋中拔出,套上了散落在脚垫上的小青蛙拖鞋,若无其事的开始在家里和格瑞一起吧唧。

 

      格瑞进屋之后便直奔阳台,不多会儿后便拿着件昨天刚挂出去晾着的衬衫一路吧唧着出来,一把扯过正在屋里瞎转悠的金,将衬衫塞到他的手中,“换了,感冒了我可不管你。”话音落下便再无什么动作,格瑞也毫不理睬还未反应过来怔在原地的金,转身便慢悠悠的走回自己的房间里甩上了门。


      随着金属门锁齿轮摩擦的‘咔哒’声在屋内响彻,金才猛地回过神来。怀中的衬衫沾染上了阳光的灿金,不同于自己强烈阳光气息般的信息素,那洁白的布料向外四溢出的阳光气息是不易察觉的浅淡,金下意识的摩挲着身上已经被汗液的咸腥浸濡的衣物,心中骤然升腾起一股夹杂着不满的暖意。


      回到房间内的金瞬间便恢复到了瘫在床上高举两臂拿着手机的姿势,屏幕上闪烁着的光点组成的画面赫然是‘烈斩’的微博主页,其实金对这个一直负责自己作品插画的插画师一向是很有好感的,在如今已是颇有名气的轻小说作家的紫堂幻还是他的责任编辑时,他就已经是‘烈斩’的忠实迷弟了。在多年前收到第一张由‘烈斩’专门为他绘制的插画时,那幅由绚丽的色彩堆砌而成的甚至还透露出些许生涩的图画就在瞬间震澈了他的心境,一眼万年。


      ‘烈斩’的微博性别那一栏标注的是男性,虽然不排除只是默认设置的可能,但金还是决定姑且用‘他’来代指这人,他的微博数量寥寥无几,金花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便从头滑到了尾,而且微博的内容大部分都是有关他负责插画的作品的宣传,但他的粉丝量却和金基本持平,甚至还多出了那么两三百,金转念回忆了一下自己近乎于刷屏的更博速度,带着挥之不去的尴尬咂了咂嘴。


      在等待了许久也不见有新内容出现的金破罐子破摔般的点击了一下刷新,让金很是意外的是,一条新发布的微博就在刷新完毕的同时出现了——


“烈斩:

下午两点直播作画,恭喜@矢量箭头  老师的作品《登格鲁战纪》完结。”


      网络的延迟又带来了一声迟到的艾特提示音。


      金猛地怔住了,随后又很是意外的眨巴着湖蓝色的眼睛小小的欢呼了一声,心中骤然升腾起一股未名的期待。他抬头望了一眼高挂在墙壁上方的电子挂钟,距离两点还有约莫两个小时的时间,金毫不迟疑的决定趁这个时间抓紧先睡个午觉。


      金的意识很快便被睡眠所操控,房间内逐渐只剩下细不可闻的平稳的呼吸,一声带着迟疑的门轴转动声在这一片沉寂中显得格外清晰,格瑞的身影逐渐从被小心翼翼的打开的门板后显露出来。


      格瑞不动声色的踩着小青蛙拖鞋靠近了陷入熟睡的金,塑料与木质地板摩擦而产生的吧唧声随着充斥着四围空气的温润的呼吸逐渐接近。眼前的金腹部搭上了一条带着皱褶的薄被,微泛起小麦色的皮肤笼罩在阳光下显出别样的细腻,未经打理的灿金色发丝稍显凌乱的散落在崭新的枕巾上,随着浅淡的呼吸有节奏的上下飘忽着,整幅画面四溢出一股说不出的暖心感。

 

      格瑞修长好看的双手在口袋中摩挲着,掏出了手机熟练的点击了几下,调节到了照相机的画面,伴随着屏幕的一瞬闪烁,这幅画面被永久的定格在了格瑞的手机相册中。


      悄无声息的干完这一切的格瑞又不动声色的转身离开,小心翼翼的带上了金房间的木门。


      回到自己房间的格瑞抬头看了一眼钟,滴答转动的指针已然趋近了两点,格瑞按下了电脑的开机键,伴随着一声‘嗡’的轻响,台式电脑的显示屏骤然亮起。不出意料的话,方才的景象马上就会出现在‘烈斩’所要直播绘制的图画中了。

<TBC.>


评论(16)
热度(151)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