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瑞金】当旧设格瑞与现设相遇/上

•突如其来的脑洞

•有脑洞不写就难受星人,不会很长打算分个上下写完,要是写的多了的话可能会有个中

•私设旧设是现设的平行世界!其他的一大堆私设先不说吧感觉会剧透

•顺手这里叶熙!欢迎来找我玩!!!

 

<上>


    一抹金色在密林枝干的间隙中跳跃闪烁,规避着铁角兽横冲直撞的身影。


    金在慌乱中努力调整着身姿,点滴灿金色的光圈逐渐在掌心凝聚成形,汇成了数个流光溢彩的小箭头,金咬了咬牙屈起手臂,将那数个箭头朝向铁角兽的位置用力一掷。掷出的箭头在空气中微微发着颤,伴随着铁角兽响彻密林的咆哮声挣扎般的向前冲去,最终却还是抵不过阻力的消磨落在了半路。


    金无可奈何的大口喘着气,今天独自一人单刷了数个高等级的怪物的他体力早已透支,没曾想半路却突然杀出了这么个程咬金来,‘今天怕是要折在这儿了!’金在心中如是想着。铁角兽的轮廓在早已模糊的视野中飞速的逼近,金蹙着眉猛地闭上了双眼,然而想象中被铁甲贯穿的刺痛感却没有在下一秒贯穿心扉,取而代之的是金属与铁甲相碰撞而产生的一声轻响。


    金很是小心的试探着睁开了双眼,恍惚间映入眼帘的是在微风中飞扬着的银发,以及发散着幽幽荧光的翠绿色刀刃,“格瑞!”金的声音里透出些许夹杂着讶异的喜悦。


    那个身影稍稍顿了顿,随后轻巧利落的挥舞着烈斩向铁甲兽劈出几个完美的横斩,轻松的给这场战斗画上了句号。“好巧啊格瑞!你怎么在这里啊!”金很是欢喜的奔到那个身影的面前,全然忘却了自己前几秒钟还因为体力透支而栽倒在地。


    格瑞轻咳了一声,迅速抬起手臂轻按住额头摆出了一个完美的pose,朝向金的方向绽开了一个颇为自信的笑容,“笨蛋,这可不是游戏。”


    金被眼前格瑞的那一番连贯的动作吓的一个踉跄,“你……”


    “你为什么要那样看着我?”格瑞说话间也不忘记调整身姿重新换了一个更为夸张的姿势,“难道说你对我……唉,毕竟我长得……”


    “等等!”被面前喝了假牛奶般性情大变的格瑞惊到的金连忙出声制止了格瑞接下来的动作,“格瑞你…你你早上喝了假牛奶吗?!”


    “我今天早上还没有喝牛奶。”面前的格瑞微微的蹙起了眉,用食指与拇指轻捻住下巴陷入了沉思,“难道这为我的魅力值减分了?”


    金的表情已经扭曲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他现在只想一把拽住裁判球脑袋顶上的耳朵质问他们为什么要给格瑞灌假奶。


    “金。”面前的格瑞忽而正了正色,抬起一双绛紫色的眸子望向了金的方向,“你来凹凸大赛多久了。”


    金被格瑞突如其来的问话搞得有些疑惑,“哎…?一个月左右吧。”


    格瑞微微蹙了蹙眉,绛紫色的眸子里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困惑,金注视着面前的格瑞眨了眨碧蓝色的眼睛,抬起手来很是疑惑的挠了挠头。两人在沉默中逐渐陷入了各自不同的沉思。


    然而这阵沉默却没能维持多久,一声震彻天际的巨响兀的在不远处的赛场大厅处传来,被吓了一跳的金扭过头去向大厅的方向眺望着,视野中依稀有一银一金两个身影在高空中相互缠斗着。金心中的好奇因子不由得开始作祟,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便一把拉起身旁还未脱离沉思的格瑞边向大厅的方向奔去。


    待到两人到达大厅时,方才激烈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姗姗来迟的裁判球正满场上蹿下跳的高喊着:“不得在大厅内进行战斗!”,金的视线在偌大的大厅内扫视着,试图找出制造出了方才动乱的两个始作俑者。


    正当金探头探脑的张望时,不远处一抹逐渐接近的银色闯入了他的视野,“格瑞!你什么时候到那边去的啊我都没发现!”金见格瑞从他的身侧走过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连忙胡乱挥舞着手臂叫住了格瑞。


    格瑞微怔了几秒后停下了脚步,“什么?”


    金望着面前忽而正常起来冷着一张脸的格瑞,心中的疑惑不免又堆积起几层。格瑞不紧不慢的转过身来,视线逐渐偏移向了金的方向,然而在金还未反应过来的刹那,面前的格瑞的身影便在转瞬间朝向自己无限的接近,下一秒耳后便穿来了金属物相互碰撞的闷响。


    “你是谁?”格瑞操着不带有一丝情感起伏的清冷声线开了口,“能挡下我的一刀,想必你也不是一般人。”


    “哎…??!”金很是讶异的迅速扭转过头去,映入眼帘的便是两个一模一样的格瑞持着烈斩相互对峙的景象。“你…你们……!”


    那个持刀做出防卫姿态的格瑞绽开了一个隐约透出些许邪魅意味的笑,“把刀放下,咱们心平气和的谈谈。”


    “你有什么理由让我相信?”另一个格瑞绛紫色的眸子微微动了动。


    “你刚才也感受到了,咱们实力相当。就算你要打,又能打出个什么结果呢?”先前的格瑞挑了挑眉,率先闪过身去收回了利刃,恢复到了肩扛烈斩静立着的姿势。


    另一个格瑞微蹙了一下眉,随后却也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斩刀。


    “好了,为了搞清楚现在的状况,请允许我问几个问题好吗?”先前的格瑞清了清嗓子,转向了金的方向,“金,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或者说…和你印象中的格瑞不一样?”


    “对……!不是一般的奇怪!”被说中了心事的金激动的点头如捣蒜。


    “嗯…那么这位格瑞先生,请问你平时就这么阴沉沉的吗?”


    “……”


    “…好了我明白了。”那个格瑞似乎问完了他的问题,却又在片刻后忽而想起什么似的补充上一句,“你喝牛奶吗?”


    “……喝。”


    阴沉着脸的格瑞的回答似乎得到了另一个格瑞的赏识,他颇为赞赏的点了点头,“很好,看来另一个世界的我品味也不差。”


    “另一个世界?”金捕捉到了他话语中的关键词。


    “对,另一个世界。”他清了清嗓子重又开口道,“我大概搞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了。我想我们大概存在于两个平行世界,刚才金说他才来到大赛一个多月,而我们的时间线里大赛已经接近尾声了,我刚才本以为我只是穿越了时间,然而通过我刚才对这里的观察,这里的各类事物都和我印象中的景象有细微的不同。”


    “比如说刚才那片林子里很显眼的一棵古木,我印象里早在金刚来第一天的时候就被他撞断了,可是在这里却完好无损。又更别说我和这位格瑞先生在性格上有着这么大的区别了。”


    “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么毫不相干的两个世界发生了交错,必然由于某些巨大的变故产生了契机。”格瑞稍稍顿了顿,两双绛紫色的眸子陷入了对视,“你的世界里,发生了什么?”


    对面的人陷入了难得的沉默。


    “先不说这个,其实一直有一个问题困惑了我很久,今天终于有一个必定和我有着同样困惑的人出现了,我一定要向你请教一下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


    “什么?”


    “你每天早上照镜子的时候,会不会被自己帅到流鼻血?”


    <TBC.>

 


评论(24)
热度(259)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