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瑞金】当旧设格瑞与现设相遇/下

<下>

    金对于自家发小转瞬间变成了两个,而且多出来的那一个仿若被灌了假奶一般这个现实,接受的出人意料的迅速,“你们两个都是格瑞叫起来分不清楚啊,要不我叫你Grey吧!”此时的他正领着那个据说来自于平行世界的格瑞昂首阔步的走在前头,把依旧保持着一副面瘫样儿的格瑞直接不管不顾的丢在了身后,俨然一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的模样。


    “说句实话金,就你的发音来看,这两个名字听起来没有任何的区别。”Grey撇了撇嘴,稍显无奈的耸了耸肩。


    “嘿嘿…是吗。”金绽开了一个微透出傻气的微笑,抬起手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Grey望向身侧比自己矮了小半个头的金委屈巴拉的模样,有些好笑的抬手隔着帽子揉了揉那簇鲜少打理的金发,然而下一秒他的手便被另一只带着与自己相仿的手套的手猛的打开了。


    Grey嗤笑了一声后转过头去,冲着身后那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小气的不行,摸下头都不给。”


    格瑞听闻后先是怔住了几秒,而后稍显不悦的蹙起了眉,“现在还不能确定你的身份,自然要小心。”


    Grey绽开了一抹戏谑的微笑,而后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嘴便转过了身。但当他的视线掠过身侧那张近在咫尺的金发碧眼的面容时,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与欣慰在眼底那抹混杂着湛蓝的绛紫中一晃而过。


    这个配置诡异的三人组的目的地是寒冰湖,格瑞的烈斩在之前对阵嘉德罗斯的战斗中受到了不小的损坏,“唉,刚才你和那个自大狂在天上打的天昏地暗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要保护保护烈斩,这个世界的我真是一点儿也没有远见。”为此还受到了来自Grey的无情嘲讽。


    听闻后的格瑞依旧摆着那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神色间却隐约流露出了些许不易察觉的不悦,“脱不了身。”


    收到答复的Grey摆出了一副更为夸张的嫌弃表情,“没用,太没用了。连个九岁小孩儿都打不过。”


    “…他毕竟是No.1。”


    “哇这里就是寒冰湖吗!”金突如其来的惊呼打断了两人之间火药味愈演愈浓的谈话,“格瑞你都没有带我来过诶!”


    四围是一片荒芜的皑皑白雪,无数六角形冰晶簇在那一片苍茫中攒立着,灿金色的阳光渗透进其中流转折射,与那抹冰蓝融合糅杂出了一种沾染上了寒冰气息的幽蓝,带来了一股从视野中逐渐蔓延至周身的寒流。


     金不由得在这片荒原前驻了足,那大片的幽蓝袭入他近似于浅海色彩的眸子里,融和成了四溢的流光,身后的格瑞注视着金凝滞的双眸,倒映在金的眼底的那片荒原中竟隐约萌发出了一股未名的温暖,那股暖意似乎能沁入人的灵魂伤陷填补满其中残缺的罅隙。


    格瑞走上前去,运动鞋胶质的鞋底摩挲着寒冰湖面细小的冰凌发出了‘咯吱’的响声,待到格瑞的脚步接近湖面的中心时,他举起了紧攥住烈斩的手,猛地将烈斩刺入深不可测的冰层中。那柄利刃四周的冰层骤然崩裂开来,沿着碧绿刀刃的方向蔓延出无数细碎的裂缝,莹莹幽蓝色的光辉从那树状的裂缝中迸发出来,在格瑞苍白的面颊上投射下耀眼的光芒。


    “GreyGrey!这样就能修复烈斩了吗!”金呼唤不到远处的格瑞,只得退而求其次扯住一旁Grey的袖子满眼期待的问起来。


    “对呀。”


    “哦哦哦那我也要修复一下矢量箭头!”眼看着一旁的金不由分说的迅速召唤出矢量箭头就要往冰面上猛怼,Grey连忙出声阻止,“哎等等!修复武器的地点是根据武器的属性决定的,矢量箭头是不能在这里修复的。”


    “这样啊。”金悻悻的的收回手,脸上浮现出些许失落的神色,Grey看到眼前的人那副委屈巴拉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好笑,他抬起手来抚上金的脑袋恶趣味的扒拉了两下,安慰般的说道,“别伤心别伤心,待会儿就带你去修复矢量箭头。”然而事实是,他甚至连矢量箭头究竟需不需要修复都还没有搞清楚。


    下一秒他的手就又被猛地打开了,他偏过头去,那张和自己相仿却总是透出浓浓生人勿进气息的脸便不出所料的映入眼帘,他带着戏谑耸了耸肩,“嘁,小气死了。”


    这次的格瑞却习以为常般的偏过头去,没有做出答复。


    Grey不满的撇了撇嘴,背着格瑞向金投去了一个‘你看他多没意思’的眼神,然而他收到的答复却是金不明所以的无辜眼神。


    沾染上了橙红色的阳光暗示着黄昏的到来,步行在在林间小径上的三人组身上也被笼罩上了一层淡薄的绯色。


    走在队伍最末的Grey忽而收到了某种预告般猛地停驻下了脚步,“怎么?”最先察觉到的格瑞出了声。


    几片碎片般的蓝色方块掠过了Grey的视野,他低下头来,视野中的自己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化为星星点点幽蓝色的方块状光点,“哇Grey你怎么了!”后知后觉的金奔到Grey的面前发出了一声惊呼。


    “啊…我大概是要离开这里了。”Grey抬起头来望向笼罩在橙红色下的金,绛紫色的眸子里流露出了些许不易察觉的眷恋。


    “离开这里去哪里呀!!!”金很是焦急。


    “嗨呀怎么不管哪个世界的你都这么傻呀,回我自己的世界呀。”Grey的声音里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意味。然而听觉敏锐的格瑞却隐约从其中捕捉到了一丝浅淡的哭腔。


    “在你离开之前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格瑞微蹙起了眉,将二人初见时便问过的问题重又提起,“你的世界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Grey再一次同先前一样陷入了一段异样的沉默,“哎呀,其实我一直都很想和你说一句话。”


    “什么?”此刻的格瑞心中却隐约浮现起一股熟悉的预感。


    “是这样的。”Grey突然猛地奔到格瑞的面前抓起了他的手,眼中透出颇为真诚的神色,“你长得实在是太帅了。”


    ……

 

 

 


    “…先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格瑞的表情有些尴尬的扭曲起来。


    Grey的身体仍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变得透明而不可视,来自于残阳的橙红逐渐穿透了他身前的那片淡薄,融入那片幽蓝中化为乌有,“嘁,看不出来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吗!真是一点眼色也没有!”然而一滴沾染上了莹蓝色彩的咸腥液体却在下一秒掠过了他的面颊。


    Grey的身体已然消逝到了再无法被目光触及到的地步,他望向眼前静立在一处的格瑞与金,绽开了最后一个含带着泪水的微笑,“你们两个,一定要好好的。”

 


    然而这个世界的他们再无法知道,另一个世界的凹凸大赛已经进行到了后一天,那个世界的他们正作为最终存活的两人相互面对。


    而凹凸大赛No.2的最后一斩,砍向的却是他自己。


    <END>


评论(30)
热度(220)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