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瑞金】<矢量箭头老师>07

·插画师瑞x轻小说作家金,大概是幼驯染同居,但互不知道对方身份这样的设定!!!

·看埃罗芒阿老师的时候开的脑洞

·用的是动画的人设

·第一次写他俩OOC预警

·顺手这里叶熙!!!欢迎来找我玩!!!


<07>


“你好…!”金在将聊天框内的一段话删删改改了不知多少遍后,最终只留下了这个毫无意义的问候,他稍显懊恼的长吁了一口气,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想法点下了拇指旁的发送键。


过度的紧张感使得金完全没有注意到耳侧戛然而止的诵念声。


烈斩的回复来的很快,“你好。”金注视着那个处处透露出高冷气息的两字加一个标点的组合,再一次陷入了先前的纠结之中。


与此同时,身处在隔壁房间的格瑞也同样陷入了沉默,他颇有些疑惑的注视着对话框上方‘矢量箭头老师’几个字后不断闪烁着的‘正在输入’,在等待了许久也不见有新的回复发来后,他稍显无奈的叹了口气,打开符号界面选中了最前端的问号发送给了对方作为示意。


突然响起的消息提示音将思绪停驻在对话框上的金吓了一跳,手机的震动连带着金的双手也是一个猛颤。门外响彻天际的重物碰地声显然也引起了格瑞的注意,他蹙着眉推开了门,“怎么?”正手忙脚乱的弯腰捡拾手机的金被惊的猛地一个抬头,一声后脑与桌角相撞的闷响便在同时响彻,格瑞的脸上划过一丝嫌弃的神色又转瞬即逝,他稍显无奈的抬脚走上前去蹲下身,那团金色毛钱在他的视野里左摇右摆,“很疼?”


“没有没有没有小嗑小碰的怕啥!”金故作无事的胡乱挥舞着手臂,不曾想后脑却又一次遭受了来自同一个桌角的重击,‘……’金的心里瞬间划过无数带着脏字的话语,他摇晃着站起了身,揉了揉因长时间的久蹲而酸麻不已的双腿后,就准备抬脚给那个已然被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玻璃桌角一个狠狠的复仇之脚。


然而他的动作却因身侧余光瞥到的画面戛然而止了,身侧的格瑞正准备弯下腰来帮他拾起掉落在沙发一角的手机,金花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回忆了一下自己手机屏幕上的画面,在与烈斩的聊天界面浮现在他脑海中的同时,他便猛地反应过来一般飞速的冲上前去。一把将自己的手机从格瑞的魔爪中抢了回来。


“谢谢了啊格瑞帮我找到了手机哈哈哈没什么事儿了你先回屋去好好学习吧……”下一秒格瑞便保持着一副茫然的脸色被金连拖带拽的扯回了房间。敏锐的观察力还是使得格瑞察觉到了一丝怪异,‘金他,果然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与此同时,勉强躲过身份暴露危险的金攥紧了手机,心有余悸的长吁了一口气,重又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对话框上,“呃……就是关于新作的封面……”


对面的烈斩沉默了许久,就在金开始猜测他是不是准备对自己先前的沉默进行报复的时候,消息提示音才突兀的响起,“不满意吗?可以改。”


“不是!”担心给对方留下坏印象的金慌乱的迅速给出了解释,但之后却又在一番纠结后再一次在对话框中输入了文字,“也不是不满意,就是……”


“有问题可以改。”面对着再一次重复可以的修改的烈斩,金停驻在输入键盘上的手却更加的不知所措,“呃谈不上有问题!就是…太……”


“?”


“哪里有问题?我现在改。”


金注视着对方发来的两条消息几近抓狂,他很是无奈的咂了咂嘴,‘不是,我到底要怎么才能把你的画太工//口了这种话说出口啊!!!’


金拍了拍已然绯红发烫的面颊,紧攥着手机站起身来灵活熟练的挥舞着手臂,做了一套全国中学生广播体操,借以舒缓一下自己过分紧张的心情,‘好!我一定要鼓起勇气把这句话说出来!’广播体操带来的中国新一代青年的力量使得金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在沙发上正襟危坐,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在对话框内敲击了一段话后点击了发送。


“没什么没什么很好看!”


……


‘不稍等一下我刚才发了什么?’


几天后的金望着书店正中央印刷着那张颇为工//口的封面的巨大幅宣传海报,回忆起了几天前的这段对话,心中顿生出将当时的自己一同胖揍的冲动。


<TBC.>

更新越来越短了……呃啊我是真的卡文了我也很想写但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把这个故事继续下去啦!接下来这一篇的更新大概会暂缓……有新坑的计划,大概是监狱长格瑞x囚犯金这样的设定,等我有思路了会回来写这一篇的!(土下座)所以说对不起!

我也不确定是不是还有天使会想看这一篇的后续,要是有的话我真的很抱歉!!!


评论(26)
热度(55)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