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瑞金】〈向死而生〉01

死亡后的金转换了身份重新回到格瑞身边,以第三人的视角来审视他们两个的故事,大概是这样奇奇gaygay的设定!(架空设定,背景是现代都市,两个人处于相互暗恋但一直没有表明心意的阶段)
一直想写一篇以第三人的视角来叙述他们的故事的文章,不知道为什么慢慢就发展成这样了……。
正文前先废话一句!我我我是叶熙欢迎来找我玩吖!

〈01〉

    惨白色的天花板反射着从窗口斜射进屋中的阳光,在金的身上投射下一层圣光般淡薄的迷离,金艰难的控制着隔膜处的肌肉挤压着胸腔,呼出一口稀薄的废气,其中夹杂着的水汽在触碰到氧气面罩的同时便液化成形。

    金已然睁不开眼睛,眼底那曾经灼耀着生的光华的一汪碧色也沾染上了黯淡的灰,一片黑暗苍茫中,仅有耳侧以固定频率重复着的心率测试仪的提示音还在执着的重复着生的讯息。他的意识已逐渐步入混沌,眼前混杂着光怪陆离的线条的苍茫也逐渐抽离失真,耳侧的声响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化为细碎而不可辨析。

    心率测试仪以黑为底色的屏幕上,那条泛着荧光的莹绿色光线随着金愈加微弱的呼吸上下闪烁着,起伏的高度逐渐减缓,'最终伴着一声恒久的‘滴——’声归于平直。

    再次睁开眼睛时似乎已沉睡了世纪般长久,金稍有些诧异的望着那片充斥了整个视野的纯白,那片苍茫尽头处的一抹辉光使得他不由得眯了眯眼,“我不是…死了吗?”

    “你的确死了。”突如其来的清冷嗓音将金惊了一跳,那声音中涌动着的强烈熟悉感驱使着金猛地回过头去。一抹银色闯入了他的视野,与此同时他不知是否存在的心脏也猛地一颤,“你……!”
他带着夹杂着惊诧的犹豫向上望去,那张属于格瑞的脸便在下一秒映入他的眼帘,“…格瑞!”

    “你你你怎么在这儿?!”

    对方似乎并没有把他的讶异放在眼里,他依旧保持着那样一副疏离的面无表情的脸,“该走了。”

    然而他莫名其妙的答语却使得金的疑惑更添了几分,他费力的用胳膊支撑着身体站起身来,快步追上那个早已自顾自走远的身影,“格瑞格瑞你等等我啊!你先把话说清楚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那个身影本并没有为金的呼喊而驻足的意思,但最终还是耐不住金喋喋不休的盘问停下了脚步,“你不需要知道这些。”

    “啊——”金有些懊恼的发出了暗含着困惑的一声长叹,“那你总要告诉我你要去哪儿吧!”

    对方的双肩细不可察的微颤了一下,他转过头来,紫锂辉般通透沉净的绛紫色眸子里隐约辉映着金眼底的一汪碧色,“跟我走。”他的声线是不带有一丝起伏的清冷,但却带着完全容不得一丝质疑的压迫感。

    “你……”金的语气不由自主的减少了些许硬气,他望着眼前那张熟悉的面孔,脑海中不由得开始回放闪烁着他与拥有着那副面孔的人从相遇、相识到相知的点滴,他闭上了眼睛,记忆中格瑞的面容在眼前触手可及,他的目光小心且虔诚的描摹着格瑞面部的轮廓,描摹着那双摄人心魄般微眯着的绛紫色眸子,以及那抹清冷绛紫的深处,只为他暗涌着的含带着眷恋的温柔。“不是格瑞吧。”

    对方的视线稍稍偏转向了金,目光里依旧不带有任何情感的起伏,他没有作声,他的目光在金的身上凝滞了几秒后便又不动声色的移开。

    “那你…能不能放我回去找他?”金很是紧张的吞咽了一口唾液,快步赶上前去阻挡在了那人的身前。

    “你已经死了。”

    “可…可是……我还没有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金的情绪逐渐激动了起来,语调也随着倾泻而出的话音逐渐拔高,“我…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热牛奶的时候要把牛奶从袋子里倒出来用碗装不然会冒烟的,把牛奶倒出来的时候口子要剪的大一点不然流出来的就会很慢用力一大还会喷出来,还有他不喜欢喝太烫的,冬天的话要在微波炉里热一分钟才好,夏天的时候半分钟不到就够了,啊啊虽然一直都是他在照顾我但牛奶一直都是我帮他热的他自己万一不会热要怎么办啊,他每天都要喝的一天不喝心情会很不好的……”

     然而金的话语却被对方眸中一闪而过的冽光强行堵在了口中,他的视线又一次与金相对,他终于难得的蹙了蹙眉,声音里夹杂着些许不易察觉的烦躁重复道,“你已经死了。”

     “我知道…!可是……你…你会不会什么魔法啊你给我变一下让我回去吧!”金的瞳孔骤然放大了些许,一片朦胧的水汽逐渐弥漫上他眼底的那一汪碧色,他的声音在不经意间沾染上了浅淡的哭腔,“求你了……”

    对方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就在金认为他又要不理不睬的偏转过头去时,那个熟悉的清冷声线才又一次的响起,“你想,回去吗。”

   “对对对!”金夸张的点着头对他的问话表示了肯定。

    对方细不可察的轻叹了一口气,“不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

    话音落下的刹那,金不由得怔住了,一丝不可抑止的恐惧蔓延上他的心头,然而却在下一秒便被一股未名的强烈情感摧垮的片甲不留,“对,不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我都愿意。”

    “好吧。”对方不动声色的转过了身去,一丝从未在属于他的那双眸子中出现过的情感一掠而过,“就破例帮你这一次吧。”

    <TBC.>
想要小心心!!!没有小心心我就罢工啦!(臭不要脸)

评论(3)
热度(28)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