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瑞金/胜出】<你瞧瞧人家幼驯染!>/01

一个有毒的脑洞,大概是胜出两人中了敌人的个性穿越到了凹凸的世界里(。)

入小英雄的时候正好也入了凹凸,因为我一直对幼驯染有很强烈的执念(。)于是就果断的吃了这两对儿幼驯染,然后,在我看小英雄的时候,就,特别想拽着胜出两人的衣领让他俩好好看看隔壁瑞金,“幼驯染不应该是你们这个样子的!”气得噼里啪啦拍桌,急死我了这两个人

 

<01>

 

     空气中弥漫着肉眼可见的稀薄烟尘,被火星引燃的几块木箱碎片仍在劈啪作响,其上熊熊燃烧的烈火顶端浮动着闪烁的金色,火焰的赤红透过砖石瓦砾间的狭小空隙蔓延进绿谷出久藏身的角落内,在他稍显苍白的脸上晕染开一片黯淡的桔色。


    四围弥漫着熟悉的硝化甘油的气味,那种辛辣中夹杂着甜腻的气息刺激着绿谷出久的鼻腔,使得他保持了短暂的清醒。


    不远处的断垣后,他的幼驯染也面临着与他相妨的处境。正在参加职场体验的他们意外的被一同卷入了一场大规模的暴动中,身为学生的他们虽已经历过多次真正意义上的战斗,但在面对持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敌人时,还是难免有些手忙脚乱。敌人持有的炸弹加之爆豪胜己的‘爆破’个性,很快便将这栋两层小楼夷为平地,方才的他们借着爆炸产生的烟尘暂时从战场脱身,这才成了现在这种猫在角落里大气儿也不敢出的憋屈局面。


    “小胜。”绿谷出久压低了声音叫了一声不远处的幼驯染。


    “干嘛!”回应他的是一声同样刻意压低了的不耐烦的吼声。


    “敌人的个性目前我们还一无所知,我们暂时先不要轻举妄动。”绿谷出久稍稍顿了顿,随后又踌躇了一会儿才重又补充道,“职业英雄应该已经快要到达现场了,等支援到了我们再做打算。”


    “哈?!你难道以为连这种三脚猫的敌人我都打不过吗?!区区废久也敢小看我!”然而他的话却不出所料的戳中了对方的怒点,爆豪胜己先前刻意压低的声音此时却毫不忌惮的扩大了音量。


    “等等小胜…小点声……”话音未落,倏忽间一个黑影便兀的掠过视野。绿谷出久有瞬间的恍神,恍惚间他似乎听到爆豪胜己大骂了一句脏话,而后一道刺目的白炽光亮便在瞬间充斥了他的视野。


    再次睁开眼睛时仿佛已经度过了世纪般长久,‘头好晕……’绿谷出久强忍着自头部逐渐扩散至全身的强烈晕眩感,尝试着用手臂支起身子坐了起来,他微眯起眼睛潦草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四周的景象已与先前晕染着火光的残垣断壁全然不同,氤氲着淡淡潮湿泥土气息的空气充斥着鼻腔,唤回了一丝清醒,周围是一片对绿谷出久来说完全陌生的密林,他望着那从叶缝间穿透进来的灿金色光条,不由得有些恍神。


    ‘对了…小胜!’绿谷出久猛然反应过来,先前还在自己不远处的同伴此刻却了无踪迹,他清了清嗓子,“小胜!小胜你在吗!”


     “吵死了废久!”爆豪胜己的回应在下一秒便接踵而至,同时到来的还有头部与拳头相碰的一声闷响,“碍事绊脚的!要不是因为你在旁边妨碍我现在敌人早就被我解决了!”


    绿谷出久揉了揉脑后的痛处,“啊…还好小胜你没事。”


    “哈?!!难道你以为我这么容易就会被干掉?!连你这个废久都没缺胳膊少腿的难道我会比你还弱?!”对于对方无时无刻不在爆发的怒火,绿谷出久早已习惯,面对着又被戳中怒点的爆豪胜己他也只是摆出了一副无奈的表情。


    “唔…所以现在我们这是被转移到了另一个地点?”绿谷出久稍显费力的站起身来,掸了掸衣上沾染的灰尘,“看来敌人的个性应该是‘转移’一类的。”

 


    “嘁…不过是这种无聊的个性,要是没有你在旁边碍我的事的话分分钟就能解决。”


    “抱歉小胜……不过敌人的个性也不一定只是‘转移’这么简单,‘空间制造’或者‘幻术’这些也有可能。”绿谷出久轻捻起了下巴陷入了沉思,“不过目前最首要的问题还是…我们要怎么回去?”


    “我之前已经把这一带全部都勘察过一遍了,就是个破林子,什么有价值的线索都没有!”爆豪胜己咬牙切齿的低吼出这句话,而后赌气一般的抱着双臂就地一坐。


    “哎…?”绿谷出久静立在原地稍稍沉思了一下,继而不知从何处捯饬出一本晕染开灼烧痕迹的小册,熟练的翻动了几页。


    然而还未等他的沉思得出结果,一阵响彻天际的带着兽性的咆哮便打破了现有的平静。长期的战斗经验使得两人在最快的时间内做出了反应,原本姿态各异的两人在瞬间一跃而起,恢复到了各自战斗的起手姿势。


    “小胜……!”


    “闭嘴注意观察!”


    爆豪胜己的低吼声落下的瞬间,密林内便被一阵可怖的硬物撞击声所笼罩,随后出现在两人视野中的便是一个比树冠还高上些许的陌生异兽,以及在它身边跳跃闪烁着的银白色身影。


    “那是…什么?”绿谷出久的声音中染上了不可抑止的微颤,包裹在沟壑丛生的坚硬甲胄内的可怖巨兽在同时发出了一声野性的嘶吼,从未曾面对过的陌生生物带来的恐惧让爆豪胜己也不由得停驻在了原地。


    “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东西!”爆豪胜己释放出小型的爆炸,借以规避迸溅开来的瓦砾。


    “那个人……”绿谷出久的视线停驻在了那个不远处的银白色身影上,那个身影在巨兽细密的攻击下有条不紊的闪避着,手中紧攥住的萤绿色刀刃在阴影下挥舞出炫目的残影,几道凌厉的斩击在恰到好处的时机毫不迟疑的挥出,短短的几十秒内便将那个先前还颇有气势的嘶吼着的巨兽逼入绝境,直至毫无还手之力。


    这番精妙绝伦的战斗以一个直逼咽喉的斩击作为了断。


    那泛着幽幽萤绿的利刃在阳光下笼罩上了一层淡薄的灿金,在那人不介意间偏转过来的绛紫色眸子中印刻下点滴绚烂的光点。


    “好厉害……”绿谷出久不由得发出了这样的慨叹。


    “哈?!那种程度也能被你叫做厉害?!果然废久就是废久。”然而得到回应的确是来自于爆豪胜己的不屑。


    “哇啊啊这里怎么还有人呀刚才明明没有的!没伤到你们吧!”一声突如其来的少年嗓音将二人都惊了一跳。


    还未等绿谷出久做出反应,一个灿金色的身影便闪烁着到了二人的面前,面前拥有着阳光般灿金发色的少年稍显窘迫的隔着帽子挠了挠头,眼底的一汪碧色中隐约倒映着面前二人的面容。


    见面前的二人均是一副不明所以的神色,少年稍显疑惑的挠了挠头,又试探性的重复了一遍先前的问题。


    “没伤到你们吧?”


    <TBC.>

(指了指小红心和小蓝手)暗示

评论(60)
热度(480)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