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瑞金/胜出】<你瞧瞧人家幼驯染!>04

一个有毒的脑洞,大概是胜出两人中了敌人的个性穿越到了凹凸的世界里
入小英雄的时候也入了凹凸,因为我一直对幼驯染有一种特殊的执念(。)所以就果断的吃了这两对儿幼驯染,然后,在我看小英雄的时候,就,特别想拽着胜出两人的领子让他们好好看看隔壁瑞金,‘幼驯染不应该是你们这样的!’气的噼里啪啦拍桌,急死我了这两个人


<04>


    “所以我们现在是被敌人的个性转移到了另一个世界…?”


    在经历了难以计数九曲十八弯的对话后,绿谷出久终于望着金那张仍然满是茫然的脸,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个性是什么?”


    “够了我们不要再引起新的话题了!!!”


    金碧蓝色的双眼眨巴了两下,带着挥之不去的疑惑挠了挠金色的脑袋。


    “啊…要快点把情况告诉小胜才行……!”绿谷出久满面愁容的望向不远处在一片刀光火影中模糊的两人,局促不安的搓着手,“那个,你有没有办法让你的朋友停下来?”绿谷出久在那片火光与利刃交织的境地前踌躇了许久,最终却还是在预想中自己被自家幼驯染一炮炸飞的情景前败下阵来,不得不转身向身侧浑身写满了不靠谱的金发出了援助请求。


    对方随即回给他一个满溢着自信的微笑,“没问题!”


    而后金便在绿谷出久满怀期待的目光中深吸了一口气,摆出了欲将大干一场的架势,“格瑞!别打啦!听得到吗?!别打啦!”


    金的话音还未落下,便被绿谷出久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一把拦住,“不麻烦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绿谷出久咬了咬牙走上前去,沉寂下心来将身后金“你相信我嘛!格瑞肯定会听的……”的喊声抛在脑后,长吁了一口气后集中了精神,体会着在肌肉跃动间穿梭涌流的力量,片刻后他便猛地睁开了眼,瞳仁中迸发出的是与先前全然不同的凛冽,积存的力量随着翻腾血液的涌流蔓延至了周身,透过通透的皮肤泛着沾染上了点滴桔红的灿金辉光。


    “smash——!”


    他朝向那片刀光火影攥紧了拳,一记凛冽的重拳随着那声吼声毫不迟疑的挥出。


    空气流在那股力量下汇聚成了一阵猛烈的冲击波,糅杂着地面上的浮尘,咆哮着向陷入争斗的两人袭去。爆炸引起的火光在这股气流下扬起跃动的轻舞,浮动的金红与沙尘的杂质融成一色,仿若一堵影影绰绰的围墙,将先前还争斗的正酣的二人轻易的分隔在两处,那股夹杂着一丝辛辣的甜腻硝化甘油气息顺着空气的涌流蔓延至四周,战斗时剑拔弩张的气氛也随着那股气息的消散逐渐沉寂下来。


    “好…好厉害!”前一秒还在喋喋不休的金在招式发出的瞬间便噤了声,直到纷杂的余音都已沉寂下来后才用颇有些难以置信的语气开了口。


    烟尘散去,先前隐匿在风沙中的两人的身影这时才逐渐显现。两人相隔着约莫四五米的距离,不约而同的保持着扎起马步抵御气流的姿态,绿谷出久在对上爆豪胜己视线的瞬间惊的一个踉跄,脑中已然开始思考着被炸飞时用什么姿势落地才能最大程度的减少伤害。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爆豪胜己仅仅是缓步走上前来,朝着绿谷出久的后脑来了一记重拳,“多管闲事!”虽然爆豪胜己表面上看起来仍旧是怒气冲天,但身为对方幼驯染的绿谷出久却凭借着对他多年来的了解清晰的感受到,那拳风中不含带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怒意,甚至还影影绰绰透出些许赞赏。


    “小…小胜!”绿谷出久因疼痛而稍显扭曲的咧着嘴,意识到爆豪胜己此刻对自己还无任何怒意后马上紧抓住时机,将自己刚刚了解到的情况告知了对方,“我们现在大概是被敌人的个性转移到了另一个世界……”


    然而他的解释没过几秒便被爆豪胜己不耐烦的打断,“这还用得着你告诉我吗!你以为我架是白打的吗?”


    “……诶?”绿谷出久还未理解爆豪胜己话中的意思,但出于对爆豪胜己强劲实力的一种没来由的信任,他还是决定直接跳过解释转入商量对策的阶段,“那就先商量一下对策吧,我刚才有考虑了一下……”


    “得了得了别挡道。”然而爆豪胜己却全然没有要把对话继续进行下去的意思,他稍显粗暴的一把推开面前的绿谷出久,径直走向了不远处聚集在一处的一银一金两个身影。


    爆豪胜己挑起一场战斗的原因从来都不是冲动。虽说银发少年那清冷高傲的语调的确挑起了他的胜负欲,但他用甚至可以称得上卑劣的威胁来引起这场战斗的目的,却是为了在战斗的一招一式中试探出有关自己和绿谷出久现在的处境的信息。而他也的确达到了目的,战斗的过程虽流畅的让人眼花缭乱,他却依旧从对手的招式中察觉到了与自己战斗方式的明显差异感,这里很明显并不是一个依靠‘个性’战斗的世界,而刀刃拼杀的真实感也让他肯定这一切并不是来源于幻象,那么就只剩下‘这是是一个与我们完全相异的世界’这一个可能性了。


    “喂!那边那个银色头发的!”他高昂起头摆出了他惯用的高傲姿态。从刚才的战斗中他已然知晓,面前人的实力足以与自己匹敌,况且在一个自己从未踏足过的异世界中,与和自己有一丝交集的人同行,总比自行探索来的方便,再加上自己对面前两人种种行迹的怀疑,那么最好的选择就只有——“来结个盟吗?”


    格瑞清冷的表情有了一丝的波动,他小幅度的挑了挑眉,正当绿谷出久以为他要漠不关心的拒绝时,他却出乎意料的开了口,“可以。”不带有一丝的犹豫。


    “哇格瑞你真的同意啦!”一旁一直被忽略的金此刻突然挂着一副期待的面孔窜到了格瑞的身前,“带我一个吧!”


    格瑞望着面前的金色脑袋,稍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好。不过事先说清楚,这只是为了让你这个笨蛋不到处乱跑。”


    格瑞绛紫色的眸子微微动了动,对上了爆豪胜己那双赤红色眸子的视线。他很清楚,面前两人的来路绝对不简单,高级怪区本就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这两人在自己事先查看过确认无人的地方突然出现,而且两人的实力又都是那样深不可测,放任这样两个来历不明的危险人物在凹凸大赛的赛场内自由活动,实在是一件很不保险的事情,以结盟的方式将这两人放在自己的身边时刻监视,或许是目前来看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喂我说银发混蛋,你这让人恶心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不服吗!”


    “没有。”


    各怀心思的两对幼驯染,就这样结成了这样一个配置诡异的同盟。


   <TBC.>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妈妈今天居然带着我去亲戚家做了一上午的客……不知道双更还能不能达成,时间应该是够的!!!

评论(26)
热度(168)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