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瑞金/胜出】〈你瞧瞧人家幼驯染!〉05

大概是胜出二人因为敌人的个性,穿越到了凹凸的世界这样的故事!
半夜诈尸(。)失踪人口回归,证明一下我还活着!(?)

    〈05〉
 
   “所以说你们也是幼驯染吗!”凭借着金自来熟的性格以及绿谷出久一贯的老好人形象,两人在走出森林的短短几步路上奇迹般的迅速熟络了起来,与身侧虽不加言语却暗自互抛眼刀的格瑞与爆豪胜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嗯…的确是呢。”绿谷出久小心翼翼的瞥向了一侧的爆豪胜己,在反复确认对方表情中并没有过多不满的情绪后,才转而向金颇为难为情的笑笑。

    “完全看不出来啊!”金的一双蓝眸因惊讶而瞪大,“我还以为你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来着!”

    身侧的格瑞示意性的咳嗽了两声。

    “哈哈……小胜他一向都是那样的。”绿谷出久支吾着笑笑,目光却不经意的飘忽到了那双火焰般赤红的熠熠双眸上,遥远记忆中,幼时那个偶尔还会对他绽开恣意笑脸的爆豪胜己在视野前映照下了恍惚的影,‘小胜他,有多久没对我笑过了呢…?’绿谷出久如是想着。

    “为什么绿谷你在和我说话的时候总是在看爆豪呀?”金突如其来的声音将陷入回忆的绿谷出久猛然拉回现实,他被惊的一个踉跄,“别……别说出来呀!”

   “用的还是和雷德看祖玛一样的眼神!”

   “不不不我…我只是……”

   “行了吵死了,都闭嘴给我抓紧时间赶路!”正当气氛渐渐陷入尴尬之时,爆豪胜己一贯含带着怒意的声音突然传出,将绿谷出久慌乱的解释尽数堵在了口中。不知是否是刻意,他这句呵斥却正好将绿谷出久从手忙脚乱的窘迫中解救了出来。

    他们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天色中就已混杂了霞光的绯红,这么一番波折下去,夜色早已悄然蔓延至天际。

    “天已经黑了,再继续走下去会比较危险,我临时的住所就在前面,今晚就暂时将就一下吧。”格瑞停滞住了脚步,环顾了一下四周后抬手指向了不远处一抹恍惚的屋影。

     说是‘临时住所’,但实际上只不过是一个简易的帐篷,四人快步到达后便各自收拾了起来。

    明黄的灯火在火石清脆的摩擦音后簌簌的燃起,在格瑞绛紫色的眸中印刻下掺杂着灿金的火红。“所以说,只要等待几天,你们所说的那个‘个性’就会自动失效?”

    “嗯…只是推测,但一般这种类型的‘个性’作用的时间都不会太久。”绿谷出久在夜半温度骤降的寒风中瑟缩了一下,下意识的靠近了距离最近的热源——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望向身侧瑟缩着靠近的墨绿色脑袋,颇为不满的‘啧’的咋舌,却也没有动作着将绿谷出久推开。

    “那你们这几天就跟着我和格瑞吧!咱们明天还可以一起打怪!”一旁的金已然开始兴致勃勃的策划。

   “打怪?这个世界里也有电游吗?”

   “电游…?应该差不多吧!”

    “嘁,现在最应该讨论的是解除这个该死的个性的方法吧!我可一点都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多待!”爆豪胜己的声音浇灭了绿谷出久刚刚燃起的兴致,他只得讪讪的收回手来。

    “小胜也不用这么担心,过了几天一般都会消除的。”绿谷出久眨了眨被火光映成金灿的眸子,拍了拍爆豪胜己的肩膀。

    “别自作主张的碰我!”然而爆豪胜己却一把拍掉了绿谷出久搭上了自己肩膀的手,站起身来转身离开。

    “等等…小胜!”绿谷出久条件反射的快步追了上去,未曾想爆豪胜己仅仅是走了两步跨到帐篷的另一个角落坐下。绿谷出久欲将拉住爆豪胜己的手滞在空中,他只得讪讪的收回手来蹭了蹭鼻尖,与爆豪胜己并肩坐下。

    绿谷出久裹紧了身上单薄的衣物,不远处格瑞与金一片和谐的温馨景象在这引着哀愁的寒风中忽而显得有些刺目,‘同样是幼驯染啊……’,爆豪胜己那双总是含带着怒气与厌恶的赤红色眸子在一片火光朦胧中迷离,他的鼻头久违的泛起了酸涩。

    “小胜你看,这个世界的夜空上能看见星星啊。”似乎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绿谷出久微微甩了甩头,转而将目光投向了眼前的夜空。

    “弱者就是弱者,连这时候都只能看到一样弱小的不行的星星,那么大的月亮你看不见吗?”一旁的爆豪胜己不出意料的回以白眼,绿谷出久也只是自嘲般的笑笑,还未泛起的泪被主观的意愿强行堵在了生成的中途。

    “嗯……月色确实很美啊。”他抬眼望向了那一隅明月,那四溢的清光将周围的星辰掩盖的全然无光,一如爆豪胜己般灿烂的耀眼。

    “……嗯。”然而爆豪胜己听到了他的应答后却少有的怔住了,片刻后才发出了一声支吾着的声响。

    绿谷出久有着一瞬的愣怔,“诶?”

    “还要我重复吗?我他妈说月色真美!”
 
     “啊……?哦……”

    不远处的格瑞与金此时也同样被眼前的浩瀚星空吸引了注意。

    “格瑞格瑞!今天的月色真美啊!”金的目光凝滞在那无垠的星空间,眼底的一汪碧色中印刻着纷繁耀眼的光点,随着那汪碧色上下沉浮灼耀。

    “嗯。”格瑞的目光透过疏离的灯火,望向那一汪碧色,眼神中暗涌着的尽是不应属于他的温情,“我,死而无憾。”

    “诶?回答‘月色真美’是应该用‘死而无憾’嘛?”

    “嗯。”

    “哦哦!那我也死而无憾!”

    〈TBC.〉

‘月色真美’和‘死而无憾’都是很常见的梗我就不多解释了!不知道的小可爱可以去查一查!
至于为什么凹凸大赛赛场能看见月亮……我不管!我说有就有!
   

评论(27)
热度(111)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