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瑞金】<病名为爱>01/ABO/灵魂伴侣AU

每个人成年之时都会得到一段印刻在手臂上的句子,那是你的灵魂伴侣对你说的第一句话

最近中了病名为爱的毒,太毒了这首歌!每次听着听着心情就低落下去眼泪啪哒啪哒的掉,但还是义无反顾的再循环一次又一次(。) 

这次尝试了一下新的风格!希望不要搞砸才好啊(;´д`)ゞ

 

    格瑞一直在等,一直在等待着那个日子的到来。


    ‘还有一天。’


    他这样想着,又一次的望向自己现仍是光洁的手臂,不常见光的皮肤泛着病态的苍白,被疏离的清光笼罩上一层淡薄的朦胧。


    ‘金对我说过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他又一次面对着这个问题陷入沉思。早在穿开裆裤的他们挥舞着奶瓶持械斗殴时,自己与金便已相识,格瑞不知道那些孩童牙牙学语时拼凑的断音是否能够被称为‘话’,如果算的话,那么明天自己的手臂上是不是就会出现类似于‘#¥%&……%@#@!’这样的乱码?并且那些乱码还要用金那可以称得上是蚂蚁爬的拙劣字体一笔一划的写下,格瑞想象了一下那时自己手臂上的壮观景象,不由得有些发憷。


    格瑞裹紧了身上厚重的棉被。他又一次想起了金,想起了那在暖阳下纷扬的金发折射出的璀璨,想起了那似是沐浴在暖阳下的浅海的一双碧蓝。一抹不可抑止的笑意蔓延上嘴角,轻勾起了一个浅淡的弧度。


    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金的呢?


    是在那个总喜欢粘着自己的金毛跟屁虫稚声稚气的叫着‘格瑞!’的时候?不,绝不是,那时候自己可烦透了那个傻了吧唧,还会夯嗤夯嗤的吸溜鼻涕的臭小鬼,就算自己每一次都会败给那一双迷蒙上水雾的碧眼,摆着一副小小年纪便养成的冷漠表情买来自己都舍不得吃的波板糖哄他,那也只是想快点摆脱这个讨人厌的臭小鬼而已!


    可能是在小学时他和自己并肩归家的时候?那时候的金与升上了自己所在的小学,每天却坚持要多等半个小时,与比他高了两年级的自己共同归家。那时候的格瑞每每放学,总能在一跨出教室的同时便收获到一个满溢着欣喜的拥抱,他承认,在看到那双碧眼中的焦灼在自己的身影印刻入视野的瞬间便转变为满溢出的幸福时,自己的心的确有着一瞬的颤动,但那也只是对那个臭小鬼坚持着在教室外等待了半小时之久的惊讶罢了。


    那难道是在升入初中后金对他渐渐疏远的时候?那时候的金脱离了孩童的幼稚,每次在走廊中与格瑞偶遇,也都只是潦草的瞟上一眼便又继续沉溺于身边伙伴的谈话中,曾经成天挂在嘴边的‘格瑞’也逐渐被‘电游’‘月考’‘班主任的秃头’一类的话题取代。身为班委的格瑞每每不得不晚归时,跨出教室的瞬间,眼前总会闪烁着那双满溢着幸福的碧眼,然而现实留给他的,却仅仅是空无一人的幽长走廊。那个总喜欢跟在他身后,兴致勃勃的与他分享在他看来无聊透顶的趣事的金色身影,已然被名为时光的窃者撷走,最终仅归于一片空荡的沉寂。格瑞不明白那份从心底蔓延至骨髓的空虚感究竟来自于什么,总之不会是‘爱’就是了。


    究竟是什么时候呢?那莫非是金刚升入高中时的那个报道日?那是一个仍带着余夏暖意的秋夜,一如既往晚归的格瑞无意识的路过金所在的班级,金苍白的脸色在沾染上暮色的窗玻璃上倒映下恍惚的影,格瑞止住了步伐,对方蹙起的眉以及紧紧锢住腹部的双臂让他在瞬间明白,‘金的胃病又犯了。’,他快步走进教室,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掏出常年备在身上的胃药递出去,金拧开瓶盖的双手带着颤,那仍带着格瑞体温的药片顺着喉管艰难的下坠,那份温度透过单薄的食道,闯入了那颗悸动着的心脏。金将脑袋埋入那身着宽松校服的怀,眼底的一汪碧蓝也隐没在黑夜投射下的阴影中,零星的泪伴着不再压抑住的呜咽,尽数没入涤纶制的衣料中,“疼死啦……你怎么才来啊!”,那份丢失已久的眷恋终将还是在这久违的拥抱中被拾起。那种心爱之物失而复得般的欣喜是来自于‘爱’的吗?格瑞觉得不是。


    这次总没错了,一定是那个金第二性别分化的午夜。金的第二性别分化来的很突然,他们前一秒还在格瑞家中热烈的讨论着一道物理题的答案,后一秒其中那个金色的身影便带着逐渐蔓延上皮肤的绯红栽倒在地。一个Alpha和一个初次面临发//情期的Omega,两人还都是带着一股未经世事的冲动的少年,理所当然的,待到格瑞反应过来时,被他按在墙壁的金身上的校服已然半耷在腰间,他望着那点染上眼角一抹绯红的一双碧色,望着那渐渐迷蒙上那汪碧色的迷离水光,心魂似乎都已被摄入那渐渐浓重的吐息中。但那只是信息素的相互影响罢了,格瑞这样想着。


    这份爱意似乎总也寻不到原点,但它早已如病毒般在血液的涌流中滋生、蔓延,不由分说的侵入骨髓,侵入那颗悸动着的鲜活心脏。


    格瑞在棉被中蜷缩起身子,将身心交付给困意。

 


    那一刻终于来了。


    格瑞在一阵灼烧般的刺痛中猛的转醒。他将右手从重重棉被的紧锢中挣脱出来,火舌舔舐般的灼烧感在手腕处的一小块皮肤上蔓延滋长,他的呼吸在这刺痛的牵动下逐渐变得急促,卷起袖子的左手带着肉眼可视的颤抖,然而他却一反常态的固执而又急躁的剥离开碍事的衣料,那片已然泛起绯红的皮肤在衣料撕裂的声响后暴露在了黑夜中,还未成型的银色线条在他桡动脉的起伏间蔓延,泛着点滴细碎的,全然不同于灿金的银光。


    格瑞在黑暗中凝视着那逐渐成形的银线,凝视着那笔画间的纵横,一种透着娟秀的笔体在那块灼热的皮肤上逐渐成形,牵动着他心底的惶恐愈演愈烈。


    它终究还是来了,带着灼烧着那颗悸动的心脏的刺痛。


    格瑞望着那由娟秀笔体写下的句子,绛紫色的眸子带着微颤骤然放大。


    那是四个绝不可能出于金之口的分明汉字。


    『格瑞哥哥』


    <TBC.>

金有胃病的私设来自于我自己的胃病,犯胃病的时候有人能给我拿瓶胃药给个拥抱绝对能立马坠入爱河(?)然后在写完金犯胃病的那一段之后,我自己的胃病就很合适宜的犯了,大概是报应(((。(但是我现在有胃药!有了胃药我就无敌!

本来是想一发完的,后来发现自己的肝力…实在是不能支持一发完(。)

评论(9)
热度(51)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