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柚天】<擦身而过>/上

大概是…徒弟们一步步发掘迟暮之年的两位教练年少时的感情这样的故事

英语对话都是我蹩脚的高一英语水平瞎写的,要是有不对的地方请别在意吧哈哈!

 

  西伯利亚的寒流一如传闻中那般骇人,还未等我踏上通往地面的舷梯,一股夹杂着呼啸罡风的寒气便不由分说的袭入微启的舱门,高昂着头颅掠过我的耳侧,在习惯了暖气的皮肤上留下清晰的刺痛触感。

  “嘶——”我猛地瑟缩了一下。

  “傻小子,不是早就提醒过你要把围巾围好再出舱吗。”耳侧穿来埋怨的声音,我转过头去,身侧为我整理围巾的教练却笑得一脸温柔,眼角细微的皱纹弯成温润的弧度,嘴角露出的虎牙在阳光下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为这位老人平添了几分可爱。

   “我要是自己围好了,现在怎么能享受到您来伺候我的待遇啊。”我打着哈哈走下舷梯,身后穿来了教练无奈的笑声。

  “你呀,就跟我贫吧。”

  我的名字是季攸宁,现役花样滑冰男单选手,目前正和教练金博洋先生一同奔赴2057年世锦赛的赛场。

   我们算是来的比较晚的一批,待到我们安顿好后到达比赛场馆时,已经有不少选手在场内等候了。我习惯性的环顾了一下四周,不出意料的和那双熟悉的桃花眼对上了视线,“嗨,攸宁。”还未等我主动上前,那人便带着笑向我走来。

   “嗨,南之源。”我也同样回以笑容,借以掩饰心底突如其来的悸动。

   这位来自日本的当今花滑界最闪耀的星,早在我未升组时便已是我仰慕的对象,曾经的我从未敢想象过能与这位立于神坛的人物相识,直到现在我也说不清楚,我们之间这份若即若离的友谊究竟是从何时开始的,或许是我成年组首战上惊艳了世界的那一跳吸引了他的目光,又或许是因为那双含笑的桃花眼自始至终便从未离开过我的心底。

   待到南之源走后,我迫不及待的和身侧的教练吐槽道:“啊…老师你明白吗,每次南之源来和我打招呼,我都会想起来第一次见面我就把人家的名字念成‘南之 源淳’的尴尬。”

   然而回应我的却意外的只有沉默,我有些疑惑的转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教练凝视着远处的灰蒙双目,那凝滞的目光里透着分明的怅然若失,“教练?”

   教练愣怔了片刻后才有了反应,“啊……对不起,刚才走神了,有什么事吗?”

   “您刚才是在看着什么吗?”

   “唔…没有啊。”

   我的心里平添了几分疑惑,我顺着教练方才的目光寻去,视线的尽头只有南之源跟着他的教练远去的背影,‘教练他…很在意南之源吗?’

   我的疑惑不久之后便得到了解答。

   世锦赛的赛程很快便走到了尽头,选手们数个月的日夜辛劳也都得到了各自的结果,南之源毫无疑问的站上了最高领奖台,灿金奖牌的辉光印刻在那双含着笑的桃花眼中,耀眼的让人无法企及。我握着手中那块沉甸甸的银牌,心中升腾起一股带着庆幸的惊喜。

   “攸宁!”走下领奖台与教练拥抱过后,我便看见了披着国旗向我奔来的南之源,“Your jump is amazing!I love your jump!”

   我刚想开口回应,却在同时感受到仍握着我的手的教练猛地一震,“wow,thank you.You know I love you performance so much.”我回应着,眼神却不受控制的飘向身侧的教练。

   “多像啊…。”似乎是教练的声音。

   “嗯?”我正想询问教练的情况,却被下一秒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

   “It is true that you are a talented boy,no wonder Jun often boasts of you”染上了年迈沙哑的陌生声音从南之源的身后传出,我这才发现那位静立在南之源身后的老人,老人明显已经上了年纪,但依旧挺拔的身形间却仍有种翩若惊鸿的气质,那双桃花眼被岁月染上灰蒙却仍旧摄人心魂,我认出这是南之源的教练。“Oh…thank you very much.”

  那位老人冲我笑了笑,我本已做好了再次接受现场听力测试的准备,但出乎我意料的,老人却在下一秒喊出了教练的名字,“Boyang? We haven't seen each other for years.”

  “Hi,yuzu.”教练笑得温柔,但被灰蒙掩盖的眸中却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悲,“Have a hug?”

  “Why not?”对面的老人同样温柔的笑着,张开臂膀将身前的教练揽入怀中。停顿了几秒后松开怀抱的动作里,却带着与所爱之人人诀别般的隐忍与酸楚。

  我想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I think we should have a hug too,shouldn't we?”南之源从老人的身后探出头来,语气里带着些许愤恨不平。

  “Do it as you like.”我望着那双透着跃跃欲试的桃花眼,不由得有些发笑。南之源带着笑将我揽入怀中,温润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耳侧,带起了我心底那份不可抑止的悸动。

   事情的发展总是会让人意外。

   我坐在候机室里,漫不经心的刷着微博,一条随着刷新出现的微博热搜在下一秒吸引住了我的视线,“金博洋 羽生结弦 拥抱”,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我迅速点开了它。

   加载完毕后映入眼帘的便是两张相似的照片,第一张明显已经上了年代,照片中是两位站在领奖台上的少年相拥的场景,其中一位因笑容而露出辨识度极高的虎牙,‘这一定就是教练了。’,而另一位满含笑意的桃花眼里闪烁着银河般的灿光,‘原来那位老人叫做羽生结弦啊。’我想。第二张照片则正是不久前教练与那位老人拥抱的场景。

   发出这条微博的博主写到:“今天正在看攸宁和俊俊*的比赛转播,颁奖仪式之后拍到了俊俊去找攸宁的画面,我正兴奋着呢,突然身边一向和蔼沉静的奶奶一声迷妹尖叫!一声迷妹尖叫!完全不符合和蔼老婆婆形象的那种迷妹尖叫!我被吓的赶紧看了一眼屏幕,发现正拍到攸宁的教练和俊俊的教练拥抱的场景,我说这尖叫啥呀,然后我奶奶全然一副少女迷妹的样子拉着我疯狂安利二位教练的cp,还翻出她的老古董手机和我分享她年轻时候追柚天存的粮,我现在的心情——柚天真好吃prprpr”

   拉开评论,清一色的“太巧了我奶奶刚才也和我安利了,柚天真好吃”

   我不由得有些发笑,但发笑之余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自嘲。我和南之源的cp目前正在大热,这是被戏称为‘网瘾少年’的我不可能了解不到的,然而谁又能想象,总在人们笔下被描绘的拥有刻骨铭心的爱情的两人,事实上除了每次比赛时的相逢便再无交集。的确,我无法否认自己心底对于南之源的那份朦胧爱意,但同时我也清楚的明白,那双摄人心魂的桃花眼里从未为我留下过哪怕一丝的位置,怀有着可笑至极的幻梦的自始至终就只有我一个人罢了。让我没想到的是,爷爷奶奶那一辈的人年少时,竟然也如现在因我与南之源的一个对视就能尖叫炸裂的女孩子们一样,因一个拥抱就能将教练与羽生先生的关系描摹的千回百转,或许女孩子内心那份对于感情的美好期许,从未随着时光而改变过吧。

  “攸宁?”耳侧响起教练的声音,我这才从纷乱的思绪中猛地惊醒,却意外的发现视野前不知何时已被一片泪水朦胧覆盖,“这是怎么的了…怎么哭了?”

   我慌忙用队服袖子胡乱拭干了眼泪,“没有没有,就是刚刚打了个哈欠。”

   登机的通知响起,教练有些颤巍的站起身来,不顾我的推拒固执的接过我手里的行李箱,“走吧,没忘带什么东西吧。” 

   我探头望了望不远处碰巧也在候机南之源,“没忘带啥。”只是想带的带不走。

   移过视线的瞬间,恍惚中我似乎对上了那位羽生教练转而投向我们的目光,两道目光里隐忍着的同样的情感让我猛地一怔。

   或许我们都一样,又或许都不一样。

   回国之后,为中国花滑男单赢回一枚久违的银牌的我,不出意料的迎来了铺天盖地的采访,出乎意料的,我甚至被邀请上了一台国内正火爆的综艺。

   节目组明显是冲着之前的热搜来的,主持人瞥着台本,潦草的为我的银牌祝贺了几句后便放下台本直奔主题,“我们的‘网瘾少年’攸宁一定知道不久前的热搜吧,相信攸宁也和我们一样对二位教练年少时的趣事很感兴趣,我们今天呢,也找到了当年一些有趣的视频,攸宁想和大家一起看看吗?”

   我暗自腹诽了最后那句毫无意义的询问,这时候哪里还有拒绝这种选项,“哈哈哈,我也很感兴趣呢。”

   画面的开头是一阵杂乱晃动的镜头,一个带着些微东北口音的清亮少年音在背景音里显得有些模糊,“Yuzu,come here,it has started.”

   “Ok ok,I’m coming.”伴随着又一阵簌簌的声响,一双含着笑意的桃花眼闯入了镜头,对焦成功后,一副称得上‘公子如玉’的清俊面容呈现在了画面中,瞬间引爆了在场观众的惊声尖叫。

   “羽生教练年轻时真的是很帅气呢。”主持人适时的插话道。

   一个笑得露出可爱虎牙的少年在下一秒探头闯入了画面,“你们天总今天就满足你们的愿望,带着你们心心念念的柚子来一起直播,快夸我。”

   “What did you say,Boyang?”

“I said that you are so handsome.”

“You must be kidding me!”拥有着桃花眼的少年抱怨着,眼底却笑得透着温柔。

   “Believe it or not!”虎牙在昏黄的台灯下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

   “你们天总今儿个冒着生命危险,背着bo叔半夜不睡觉给你们直播,咱别搞太大动静哈,悄悄咪咪的,诶悄悄咪咪的。”背景音是那位少年时的羽生教练不顾形象的大笑。

   两个少年笑闹着挤搡在一起,眼底的幸福皆闪烁的晶亮。

   “多像啊。”我的耳畔忽而回响起了那天冰场上教练夹杂着年迈沙哑的声音,我下意识的望向台下观众席里的教练。他只是沉默的看着,沉默的看着画面里满溢着美好的少年,笑的温柔,笑的苦涩,隔着一面脆弱易碎的屏幕,隔着一段无力撼动的时光。

   在我走神之际,背景音里忽而传来一阵簌簌的脚步,“Oh god,Mr Orser is coming!”随后便是一阵手忙脚乱的杂音,中途还夹杂着手机掉落在地的巨响。

   观众席中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直播也在同时戛然而止。

   “没想到二位教练年少时也是一样的调皮啊,攸宁下次再因为调皮被金教练训的话,可就有的反驳啦!”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我也同样忍俊不禁。

   “其实呢,我们今天还很有幸的请到羽生教练为我们录制了一段问候视频,大家准备好接受一发来自爷爷们的狗粮吧!”

   视频在话音落下后便开始播放,羽生教练那张我不久前才见过的脸在屏幕中出现,依旧一双含笑的桃花眼,依旧笑得满目温柔,“Boyang,I miss you.”

   “噢——”起哄声瞬间此起彼伏,主持人夸张的捂着心口,“‘博洋,我想你了。’不行了太甜了!论秀恩爱我们竟然输给了爷爷们!”

   我在起哄中抬起眼来,望向观众席中的教练,教练愣怔着,灰蒙的双目里隐约闪烁着星点的水光。

   我忽而忆起了曾经苦攻英语时自己的碎念,“miss,思念,错过。”

   “I miss you.”

   

*南之源淳的粉丝昵称,‘淳’的日语发音为‘Jun’谐音‘俊’

应该能看得出来这是两条线?徒弟们的爱情和教练们的爱情,相似的两对人,相似的两个故事,不同的两个时间

“我们已经错过了,我不想让接下来的你们再一次错过。”初衷是想要写这样的故事

评论(17)
热度(51)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