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维勇】〈觅途〉02

•十年后设定,大概是勇利的养子慢慢发掘父亲的曾经的这样的故事
•看完十二集都没有写虐的信心了,去学校的时候一路都在傻笑估计街上的人都把我当智障(挠头)
•本来打算昨天晚上写结果手机被母上没收了,早上五点爬起来偷手机还被母上抓个正着…前路崎岖坎坷
•yuri on ice 那段是根据自己的理解来写的和官方的可能有点儿出入,和剧情有关
•顺手这儿叶熙真的不来找我玩玩儿嘛(捧脸笑)
〈02〉
  初冬的天气已经几近严寒,我领着父亲跟在班级的队伍中跨进了冰场。我瑟索着裹紧了身上略显单薄的衣褂四下打量着,展现在我的眼前的是白茫茫一片的光洁冰面,刺目的照明灯直射在明镜般的剔透冰面上,整块的冰砖融合了白炽灯光显示出一种近似于琉璃的光华,冰面上不时有人影伴随着冰刀流畅划过的声响一掠而过,同时也不妨有初学者重重滑倒在地的沉重的碰撞声。
 
  我用双手捂住口鼻哈着气,阵阵白雾伴随着我有些频率加快的呼吸在我的眼前氤氲,父亲的面容忽而出现在那一片模糊的白雾中,“穿上看看合不合适。”父亲将一双黑漆皮的冰刀鞋递到我的手上,而后帮我理了理衣物上翻起的褶皱,“是不是有点儿冷?”

   “还好。”我本想回给父亲一个微笑,然而寒冷却使得我的面部肌肉有些僵硬,我的表情看起来仅仅是扯了扯嘴角。我拉着父亲找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下,有些费劲的将冻僵了的双脚从厚实的棉鞋中拔出换上冰鞋,待到我终于将鞋带系牢后我便抬起了头,我呆滞的目光意外的和身旁的父亲交错,父亲冲着我微微笑着站起了身,他好看的墨色眸子一如既往的在灯光下发散出琉璃般的光彩,“要不要站起来试试看。”恍惚中我听见父亲如此对我说。

  “嗯。”我点头应答着,随后将手搭上父亲向我伸出的手掌试图站立起来,在我发力的下一秒我便意料之外的重重的滑落在地,跌坐在冰面上的我愣在了原地,“抱歉抱歉爸爸没拉住你,还能站的起来吗?!”父亲的脸忽而出现在眼前,他蹙着眉,表情中满溢着深深的自责,  “啊啊不…我没事儿啦。”我慌乱的挥舞着双手,随后费力的撑着冰面挣扎着站起。这时我才注意到父亲竟然一直稳稳的立在冰面上,我不由得有些诧异,“父亲…很厉害呢。”

  “…嗯?”父亲似乎没有反应过来我的话指的是什么,“父亲站得很稳呢,在冰上。”我补充道。

  父亲不知为何愣住了,“…这样啊。”他不明意味的苦笑两声。

  “呦胜生!你还真敢把你这个没用的爸带来啊!”我的耳边忽而传来了熟悉的令人反感的声音,我扭过头去,视野中意料之内的出现了那张胖的流油的脸,在那张脸上被挤的不知放哪儿的眉毛费劲的挑了挑,“被亲生父母抛弃的野小子和充满善心的养父,真感人啊不是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人的一众追随者附和着发出一阵刺耳的嘲笑声,我不由得皱了皱眉。

  “喂田中!”班长闻声赶来低声呵斥着那人,我们的周围逐渐聚集起许多同班的同学。

  “父亲,您别在意,我们去别的地方。”我转身拉过父亲的手准备远离这个是非之地,然而我却被自己的动作拉了个踉跄,我诧异的抬头对上了父亲的目光,那墨色的眸子里充斥着我从不曾见过的复杂神色,“父亲…?”我小声的低语着,父亲并没有对我的呼唤做出回应。

  “抱歉…小维。”父亲长吁了一口气后摘下了眼镜递到我的手中,“你先站在这儿别动。”我愣住了,父亲拍了拍我的肩后径直滑向了冰场的中央,他脚下的冰刀伴随着流畅的摩擦声在光洁的冰面上划出了一道圆润的弧线。

  “嘁,你爸想干嘛啊?”那人用鼻孔喷着气翻了个白眼,我扭过头去瞪了他一眼。

  冰场的背景音乐转入了一首新的曲子,只听了开头的几个音节我便反应过来,这首曲子是父亲用了许多年也不曾换过的手机铃声,我在摆弄父亲的手机的时候无意间看到过那首曲子的名字——‘Yuri On Ice’,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个。

  在曲子开端不断重复的一段音调进行到第三遍的时候,我才猛然醒悟般的转身看向父亲的方向,视野中的父亲静立着,墨色的眸子中印刻着虔诚的神色,那抹墨色在灯光的映照下升华为近似于琥珀色的色彩,室内的探照灯光映照在他的身上绚烂耀眼的就如同天穹中洒落的圣光一般,而父亲则是沐浴在那束圣光中降临人间的天使。父亲的双手仿佛祈求着希望之光般缓缓上举,他随着音乐的重复律动轻柔的不断滑动旋转着,脚下的冰刀在冰面上划出连串绚烂冰花般的圆圈,我似乎从父亲的舞动中读出了一种孤身奋战的坚毅。

  重复的音调逐渐淡去消亡直至戛然而止,新的乐段由一声清脆有力的单音拉开了序幕,父亲的身影伴随着那个单音的升腾一跃而起在空中旋转了四周,紧接着金属冰刀与冰面相碰撞的声音后又是一个流畅的两周跳,我听见了我周围此起彼伏的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我愣住了,‘这是…花样滑冰?!’我在心中诧异的惊叫着。

  周围的人群早已自动为父亲让出一块空地。

父亲仍然继续着他的旋转,他的身姿伴随着他旋转的姿态柔美的舞动着,音乐随着新篇章的开始也逐渐升华至繁复绚丽,父亲跟随着音乐的节奏跳跃旋转着,他的身体在空中飞腾旋转着就如同一只展翅翱翔的白鸽,我似乎读懂了这段表演,父亲已经祈求到了独属于他的希望之光,那束灿烂耀眼的光辉心甘情愿的隐匿在父亲圣洁的天使羽翼下,助力着这副折翼的振翅与绽放光华。

  绚烂的篇章适宜的渐渐淡去,转而代之的是几个连续的悠长的单音,父亲张开双臂向前方滑动着,而后又随着向前滑动的动作单膝弯曲蹲下,父亲在冰场中旋转着,他墨色的眸子在灯光下流转着近似于琥珀色的光泽,那其中似乎多出了方才不曾有过的离别的哀伤。音乐忽而重又激昂起来,父亲滑动的速度不自觉的加快了,他舞动的姿势像是在不停的寻觅着什么,我凝视着父亲的身影,我似乎能清晰的感受到父亲的无奈与悲哀,他天使的羽翼上肆溢出的希望之光正逐渐消亡直至淡去,音乐的频率仍在加快,父亲寻觅的舞步也在加快,父亲墨色的眸子被一层晶莹剔透的泪光遮盖住,从眼角溢出的泪滴随着父亲旋转的动作纷扬到了空气中,与汗珠混杂在一起无法辨析,父亲终于停止了他的寻觅,他的目光始终聚焦在固定的一点,那是似乎他的希望之光的方向,可他不去追寻,只是静静的凝视着守护那束曾经独属于他的光华,父亲阖上了双目。

  这段旅途由一个扣人心弦的四周跳结尾,父亲停止了他的舞步,他伫立在原点旋转着,他背后不可视的羽翼渐渐收拢黯淡下去,音乐也终于走到了尽头,父亲的旋转停滞了,这段表演由一个右手抚上心脏,左手平举的姿势完美的结束。周围的人群中忽而爆发出一阵不可抑制的掌声,“好厉害啊,胜生君的父亲!”我听到了我身边女同学的惊呼。

  “wow勇利,amazing!”声浪般的称赞声中夹杂着一个近在咫尺的陌生男声,我诧异的向声音的来源看去,声音的主人正站在我身边,他穿着厚实的大衣,银白色的发丝隐匿在大衣的兜帽内显现出一种黯淡的灰,蔚蓝中夹杂着浅绿的眸子近似于浅海的颜色,那之中流转着的是与父亲同样的灿烂光华,那人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扭过头来冲着我灿烂的笑着,双眼眯成了两条弯弯的弧线,他的五官被无纺布制的一次性口罩遮掩住了大半,我盯着那双好看的蔚蓝色眼睛,总有种不知从何而来的熟悉感。

  我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

我的思绪被一声含带着哭腔的女声打断了“勇…勇利君……请问您是胜生勇利君吗!”

  〈TBC.〉

最后出场的是勇利以前的小粉丝儿啦

评论(48)
热度(188)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