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维勇】〈觅途〉03

 

•十年后设定,大概是勇利的养子慢慢发掘父亲的曾经这样的故事(维勇已分开注意。)

•今天学校里办元旦联欢提前放学所以就提前写完了

•初三狗更新龟速,不出意外的话周更

•接受批评和小喷♡第一次写这对儿性格把握可能不太好

•顺手这儿叶熙真的不来找我玩玩儿嘛(捧脸笑)


〈03〉

   我的思绪被一声含带着哭腔的女声打断了“勇…勇利君……请问您是胜生勇利君吗!”

   我猛地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抬起头,闯入视野的仍是方才那个银发男人的侧脸,他凝视着父亲和从人群中走出的那位妇人沉默着,那双仿佛凝聚了整片浅海的蓝绿色眸子在探照灯刺目的光线下发散着熠熠的光辉,那双眸子的焦点停滞在父亲的身上,目光中含带着满溢出的温柔与深爱。我凝视着那双耀眼的蓝绿色眸子蹙起了眉,我不禁对那目光中蕴含着的复杂感情产生了深深的困惑。

   “啊不我…嗯……”我的注意力马上被随后响起的父亲的声音吸引走了,父亲在我的不远处踌躇着,他不安的搓着手,脸上不知为何浮现出了惶恐不安的神色,他起初似乎是想要反驳,而后却又下定决心般的长吁一口气回答到,“……是的,我是胜生勇利。”

   “没想到真的是勇利君啊…怪不得以前家长会的时候看到就觉得眼熟……刚才的表演…是Yuri on Ice吗?!”我这才转而打量起那个女声的主人,那是一位约莫三十多岁的妇人,看得出曾经姣好精致的容貌上现已平添了不少纵横交错的岁月痕迹。因为常被老师留在家长会上帮忙的关系,我对这位妇人有些许的印象,她是我们班里小坂同学的母亲,但我与班中的同学向来没有什么交集,自然对她也没什么太多的了解。我眯起眼睛望向她,她漆黑的眸子里隐约闪烁着点滴的泪光,“我曾经是您的粉丝,我到现在都还能清晰的回忆起十年前的大奖赛决赛上…勇利君那一曲震惊世界的Yuri on Ice!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还能重新再看到这段表演,真是…真是太好了……”

   父亲愣住了,他墨色的眸子里逐渐泛起抑制不住的泪光,灼耀着的光华经过泪水的折射后显得更加绚烂耀眼,父亲将脸埋入双手之中微微颤抖着,拭干了泪后抬起头来的他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谢谢你…真的很感谢。”

   ‘…粉丝?’我抿了抿唇稍稍思考了一番后便准备去向父亲的身边,可动身向前的 -我却被身后一只有力的手拉了个踉跄,我诧异的回头,目光对上的仍是那双好看的蓝绿色眸子,那人对我抱歉的笑笑,双眼眯成了两条弯弯的弧线,见我停下脚步望向他后他便开了口,“你叫什么名字?”他的日语很是熟练但夹杂着明显的外国口音。

   我怔住了,我望着这个显然与父亲有着某种关系的陌生男子沉思了几秒,随后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回答了他的问题,“我叫维,胜生维。”

   那人出乎我意料的微颤了一下,眸子里划过一丝不宜察觉的诧异和感伤,而随后他又马上恢复了那副笑脸面向我,“勇利他……我是说你父亲,他…结婚了?”

   听到这句问话的我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我一向不乐意外人打听我的家庭或是父亲的婚姻状况,因为如果遇到这种局面,为了不使外人对父亲产生不必要的误会,我就只有坦白自己孤儿的身世这一个选择了。我推开了他轻攥住我的衣摆的手,“……这和您这个外人,有什么关系吗?”

   那人抬平的手臂悬在了半空,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他海蓝色眸子里流转着的希望之光似乎从我撂下上文那句话后就开始逐渐湮灭直至消失殆尽,“啊抱歉抱歉,毕竟我……已经是外人了呢。”他在说这句话的同时下意识的挠了挠脸颊,我这才注意到他的手上戴着一枚款式我十分熟悉的金色戒指,那金色的指环套在那人右手的无名指上,在灯光的照耀下直射出十字形的金属光泽。父亲的手上也一直戴着一枚与这枚款式相妨的金色戒指,那是父亲一向视作生命的珍宝,我曾经一度将父亲对戒指的珍视归结于戒指高昂的价格,但直到一次那枚戒指不经意间丢失后,诧异的看着崩溃呜咽的父亲的我才明白,那枚戒指对于父亲来说的真正意义。

    那天的父亲惊恐的瞪着那双好看的墨色眸子,颤抖着的双手在总是被他整理的有条不紊的家中手忙脚乱的四下翻动,我不知所措的静立在房间的角落注视着这一切,父亲本就白皙的面容随着翻动的动作逐渐失去血色转为苍白,他浑身都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着,他墨色的眸子里渐渐笼罩上一层剔透的水膜,在昏暗的灯光下折射出四溢的绚烂光华,那其中蕴藏着的希望之光也随着泪水的滚落一缕一缕的剥落,我的目光直对着父亲的眸子,那其中表现出一种仿佛能使人深陷其中的深渊一般的复杂情感,就像是失去了挚爱的绝望。

    那人手上明显与父亲成对的戒指还在我的视野之中闪耀着,我心中的疑惑又一次的加深了。

    我抛下了那人磕磕绊绊的向不远处的父亲滑去,父亲正和方才的那位妇人攀谈着,他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我已许久没有在他脸上见过的发自内心的笑容,“……当初退役的那么突然大家都很惊讶啊,明明正是事业的巅峰期。”滑动的过程中我捕捉到了那个妇人这样的话语,我的心中泛起了疑惑,‘退役?父亲以前莫不是……花滑运动员?’

   我终于磕绊着半滑行半摔跤助推的来到了父亲的身侧,“哎小维…?!你怎么过来的,有没有摔跤啊?”父亲从谈话中回过神来,稍显诧异的转身看向我,而后又抚住我的肩膀上下打量了一番。我眨了眨眼睛随口扯了个谎,“就是直接滑过来而已,没有摔跤的。”

   那位妇人用和蔼的目光打量着我,“这是勇利君的孩子吧,长得和勇利君以前一样清清秀秀的,真可爱。”,不常收到夸奖的我不自然的回给那位妇人一个表示感谢的笑容。那妇人像是忽而想起了什么,却又不知为何踌躇了一会儿后才又开了口,“勇利君现在和维克托怎么样了…?当初闹得那么大。”

   “维克托…?”我下意识的重复了这个有些耳熟的名字,我蹙着眉试图回忆起我是否曾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那妇人看着我疑惑不解的神色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似的噤了声,她的目光在冰面上四下游离,“很抱歉……请当我没提过吧。”

   我的目光转向了父亲,在看到父亲的刹那我便怔在了原地。父亲发着愣,眼眶里隐约闪烁着似乎即将涌出的泪,他方才脸上那种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在瞬间消失不见,转而代之的是苍白到毫无一丝血色的脸色。我忽而有些茫然而又不知所措,可父亲却出乎我意料的忽然拉起了我的手向前滑去,“抱歉小坂夫人…我和小维就先回去了。”他抬起头来回给那位妇人一个僵硬的歉意的笑,那妇人的表情也是与我同样的不知所措,其中还夹杂着愧疚与自责的情感。

   回家的路上也是一路无言,我从未曾见到过这样消沉的父亲,我跟随在父亲的身后不安的咬着下唇,我心中的疑惑已愈加愈多到了膨胀满溢出来的地步,我犹豫着究竟要不要开口。父亲手上的金色戒指在我的视野中星星点点的闪烁着,我忽而想起了那个明显与父亲有着某种关系的银发男人,“父亲?”我下意识的开了口,等我意识到时父亲已经停驻了脚步,“怎么了?”

   “我是说…您认识一个银色头发的外国男人吗,眼睛是蓝色的。”我支吾着,心中的不安与惶惑久久的萦绕不去。父亲如我意料之中的顿住了,随后又忽然反应过来一般瞪着眼睛抓住了我的双肩,“…你看到他了?!是在哪里看到他的?!”

   “啊不…我……”还未等我作出回答,父亲便迅速攥紧了我的手惊慌失措的四下奔走着,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他手心溢出的汗珠以及声音的颤抖。“现在马上回家,收拾收拾就快走……!”

   我望着父亲慌不择路的神色,脑海中忽而闪现出无数分崩离析的记忆画面。

   我想起我在哪里见到过那个男人了。

   〈TBC.〉

啊本来还以为能写到两人见面的结果一下子扯多了…x


评论(16)
热度(139)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