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维勇】〈觅途〉04

•十年后设定,大概是勇利的养子慢慢发掘父亲的曾经这样的故事(维勇已分开注意。)

•考完试一时激动玩了一整天没写x今天早上报完分了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有点科目考的特别好有的科目又特别差,年级排名也要明天才能拿到我现在心里还是没底_(:зゝ∠)_

•试着画了画自设的小维放在我lof里了,画的很辣鸡也没敢打tag,有兴趣的话翻我主页看看?

•初三狗更新龟速,放假了更新可能会快一点儿,两天一更或者三天一更?

•接受批评和小喷♡第一次写这对儿性格把握可能不太好

•顺手这儿叶熙真的不来找我玩玩儿嘛(捧脸笑)


〈04〉

   我想起我在哪里见到过那个男人了。

   脑海中无数分崩离析的记忆碎片逐渐汇聚成形,与眼前父亲的神色重合在一起,父亲这样慌不择路的姿态多年前也曾在我眼前出现过。

   那时的我们还没有在这个城市定居,我们当时正住在我第一次遇见父亲的那个地方,与现在我们所在的这个不知名的小镇不同,那里是一个车水马龙的繁华都市。父亲遇见我的时候似乎是刚下飞机,他原本计划停留一会儿就乘火车去往别的小城,可意外的收留了我后他便执意不肯离开了,他坚持要留在我的城市等待着我的父母幡然醒悟过来接我的那天,‘可那样的一天又怎么可能到来呢?’我这样想着。

   我与父亲平淡而又不乏幸福的渡过了约莫两三年的时间,这期间父亲一直在为找工作而四处奔波。我依稀记得初遇见他的时候他衣着体面光鲜,就算不是社会上游人士也是吃住不愁的类型,但与他相处的这几年里我们的生活却举步维艰,父亲总是在为各种各样企业下层职业而忙碌,我很难想象出他从前的工作究竟是什么。

   这样安定的生活在多年前的一天父亲来接我放学的时候被打破了,那样的突如其来而又缺乏真实感。那天的父亲像平日里那样随意的询问着我学校里的生活,而我则背着书包跟随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答着。我的视野中忽而有一道银白的色彩一晃而过,随后的瞬间父亲手中的文件脱手散落在地的声音便在我的耳畔响彻,我顿住了脚步看向了父亲的方向,父亲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到毫无血色,他的嘴唇翕动着,清澈的声音在我遥远的记忆中响彻——“……维克托。”

   我忽而被一只带着颤抖的手拉了个踉跄,我被惊的猛地转头,看见的是身旁慌不择路的父亲。“……快走!”父亲紧攥着我的手挤进前方拥挤的人潮,我的视野中无意间又掠过一抹银白,我定了定神看向那个方向,那是一个五官精致的欧洲男人,在涌动的人潮中尤为显眼,他如浅海般蔚蓝的眸子里隐约闪烁着青绿色的光,在已逐渐西斜的夕阳的照耀下又沾染上了些许绯红的色彩,他的视线漫无目的四下横扫着,无意中对上了我的目光的刹那,他勾起嘴角向我的方向绽开了一个浅笑,眼眉里仿佛蕴含着能将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住的魔力,混合着逆向他的身体发散的昏黄的夕阳宛若一幅动人心弦的名画。

   他的目光无意间稍稍偏向了我的身旁,可就在他目光偏转的刹那,他完美的笑容便瞬间凝固在脸上,原本就比亚洲人更为白皙的肤色刹那间转变为纸张般可怖的苍白,耀眼的蓝绿色眸子里划过一丝震惊随后又迅速被清晰的喜悦覆盖,其中还掩含着无尽的期待以及一种我参不透的情感,他朝着父亲的方向呼唤着,声音已然有些走调——“勇利……!”

   我的记忆在这一个刹那便戛然而止,我只记得在那之后的当天晚上父亲便迅速毫无缘由的带着我搬了家,在破旧的中巴里颠簸了整个晚上来到了现在我们所处的这个小镇。

   现在在我眼前的父亲的形象和当初遥远的记忆中的那个慌不择路的他重叠在了一起,他再次攥紧了我的手,挤进了人头攒动的潮水。父亲拉着我一路跌撞着小跑,在归家的小巷上奔走着,熟悉的景物在我的眼前走马灯似的飞速掠过。

   我们不久便回到了我们所居住的破旧出租屋的楼下,父亲却在这时忽然停驻了飞速前进的脚步,他停下来转过身来对上了我的目光,好看的墨色眸子染上了西斜的夕阳的色彩,说不出的绚烂耀眼,不知为何,我的脑海中却不住的浮现起遥远记忆中的那双耀眼的蓝绿色眸子,记忆中的男人同样浸沐在绯红的夕阳下,眸子里与现在的父亲流转着同样的期待、喜悦以及一种我参不透的复杂的情感。父亲忽然开了口,“抱歉小维…吓着你了吧。”

   “啊…是发生什么了吗父亲?”我试探着出了声。

   “具体的现在还不能和你说,不过有些事…你总归还是会知道的。”父亲的眼神黯淡了下来,“真的很对不起…这次可能又要让你和我一起离开这里了……你要是不想走的话爸爸再想别的办法。”

   “嗯…您一定有原因要离开的话我不会过问。”似乎是对我毫无迟疑的应答而感到讶异,父亲怔住了,随后他又很快的回过神来招呼我上楼。一路无言,我静静的跟随在父亲的身后,父亲时间长未修剪的刘海垂落下来遮住了眼眉,父亲的表情隐匿在刘海投落下的阴影里无法辨析。我低着头机械性的上楼,恍然中我突然撞到了前方父亲的后背,肌肤紧贴的地方传导出父亲抑制不住的颤抖,我茫然的抬头,眼前看到的景象却让我瞬间清醒——

   方才那个银白发色的男人就像邻居串门般那样自然的静立在我们的家门前,他蓝绿色的眸子依然同记忆中相妨闪烁着耀眼绚烂的色彩,从天窗的破口处射下的线形光束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投射下深邃的阴影,他就那样平常的站在那里冲我们挥着手,嘴巴笑成一个好看的桃心。

   他富有磁性的男声在狭窄的楼道内回荡盘旋,“你回来了啦,勇利。”

   〈TBC.〉


评论(31)
热度(126)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