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维勇】〈觅途〉05

•十年后设定,大概是勇利的养子慢慢发掘父亲的曾经这样的故事(维勇已分开注意。)

•这一章写的蛮纠结的最后的成品效果也不怎么样,也没表达出自己想表达的东西_(:зゝ∠)_啊…只能先将就着看了

•初三狗更新龟速,寒假了可能更的快些

•接受批评和小喷♡第一次写这对儿性格把握可能不太好

•顺手这儿叶熙真的不来找我玩玩儿嘛(捧脸笑)

 〈05〉

   现在家中的氛围着实有些奇怪。

   我静静的坐在四角方桌的一侧不安的搓着手,父亲和那位我现在已经知道名字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正沉默着坐在方桌面对面的两侧,沉闷的空气在我们三人之间凝滞。我有些想要出声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可思绪回旋辗转了许久却也没拼凑出个只言片语。

   我的脑海中闪现着方才门外的景象——

   维克托先生笑着向我们挥着手,富有磁性的男声仿佛深潭中投落下的石子般激起了扩散的环状波浪,“你回来啦,勇利。”

   父亲出乎我意料的没有迅速转身逃跑,他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不作应答,身体不易察觉的微微颤抖着,在凝滞的空气里带起了一丝流动。父亲突然间哭出了声,隐忍的呜咽声在狭窄的楼道内显得尤为清晰,维克托先生慌了神,他快步上前扶住了父亲单薄的双肩,“啊…我最见不得勇利哭了。”

   我也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父亲的面前,父亲就像并没有察觉到我们的存在似的抑制不住的呜咽,他呜咽的声音逐渐放大变的更为急促剧烈,豆大的泪滴开始从父亲捂住双眼的双手的指缝间散落,在浮动着细小灰尘的空气中闪烁着耀眼的光点又瞬间跌落地面化为乌有,父亲先前的细不可闻呜咽声也转变为响亮的痛哭声,我有些茫然而又不知所措,眼前的维克托先生也同样挂着一幅不知所措的表情,他胡乱的挥舞着双手,“这种时候到底该怎么办才好…是不是吻你一下就好了?”

   “才不是!这种话你早就说过了啊……”父亲将埋入双手之中的脸猛地抬起,带着无数我参不透的情感的墨色眸子直视着维克托先生眸子里那抹耀眼的蓝绿,但我敢肯定的是,其中并没有掺杂着任何一丝一毫的愤怒或是责怪,更多的是对自己深深的自责和茫然。

   在过了许久父亲终于止住哭泣后,他拿出口袋里的钥匙串打开了门,他的声音还带着挥不去的哭腔,“进来坐坐吧。”而后就演变成了现在这样尴尬的局面。

   我抿着唇用余光观察着面前的两人,父亲忽而在这时清了清嗓子开了口,“我先去把房间收拾一下…维克托今天先在我房间将就一下吧,我在客厅打个地铺。”他说着就要起身,眼角还带着未褪去的绯红。而正欲离开的父亲却马上被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拉住了,我认出那是维克托先生的手,“勇利…暂时先别走好吗?”

   我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椅子与木质地板尖锐的摩擦声在安静的空气中显得尤为刺耳,面前的两人似乎都吓了一跳,“我…先回房间学习了。”父亲似乎马上想要拉住我却又犹豫着放下了手,维克托先生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在注意到我看向他的目光后还回给我一个灿烂的笑脸。

   我三步并作两步回了房间关上门,中途还被堆在墙角的纸箱绊了个踉跄。我茫然的握着笔在书桌前发了一会儿呆,最终还是没抵过好奇心的驱使凑到了门前蹲坐着,将耳朵紧贴上冰冷的木质门板。不知是不是因为门板隔音的效果,房间的外面似乎还是悄无声息。

   正当我听腻了门外长久不变的沉默准备起身离开时,门外忽而传出了一声沉重的低语,“勇利…你这些年过得好吗?”声音透过厚重的门板染上了一丝沉闷,有种模糊的不真实感。随后又是一段令人心慌的长久的沉默,父亲的声音在许久后才倾吐而出,带着清晰的颤抖,“先别说我了……你过得好吗?”父亲刻意的避开了有关他这些年生活的问题,语气里透出一丝不宜察觉的落寞。

  “怎么可能会好呢,我连勇利都弄丢了。”维克托先生苦笑了两声,伴随着一些悉悉索索辨析不清的微小声响,我隔着门板无法看到维克托先生说这些话时的表情,我也着实无法想象出门外的两人现在究竟处在一种什么样的姿态。

   父亲的声音兀的响起,其中掺杂着无法用文字表达出的复杂情感,“你现在住在哪里?现在订的话说不定还有明天的车票。”紧随其后的是一阵尖锐的椅子与地板的摩擦声,维克托先生似乎是迅速站了起来,他的声音透过门板传来却依旧带着清晰的难以置信,“勇利…为什么还是要赶我走呢?”

   “我不是要赶维克托走…我只是…只是……”父亲的声音先是猛地拔高却又逐渐低沉下去,随后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根据步幅的长短猜测或许是维克托先生走到了和父亲面对面的位置,“我就那么惹的勇利讨厌?”

   “不是的…不是那样的,我从来都没有讨厌过维克托啊!”

   “那为什么事到如今还是要躲着我呢?明明我都已经找到这里了啊……”维克托先生的声音出乎我意料的染上了哭腔。“勇利究竟为什么要不辞而别啊不喜欢我的话就告诉我啊……”

   “这么多年我一直一直都在找勇利啊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为什么勇利还是要赶我走啊?”

   “我知道我很烦还自顾自的跑过来当你的教练最后还让勇利你和我一起被戳着脊梁骨骂。”

   “为什么一定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自己的身上啊!”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错勇利不原谅我也没关系但唯独不要赶我走啊……”

   “我不会打扰勇利的生活的,就让我陪在你身边看着你就好了。”
   “我真的连默默守护你的权力都没有了吗?”

   “不要赶我走啊……”

   维克托先生用极快的语气连珠炮似的将上面的话语一股脑儿的倾吐而出,他语调中的哭腔也随着话语的推进愈演愈烈,他的声音逐渐拔高走调,我甚至都能隔着门板听到清晰的抽噎声,“不要赶我走啊……”在一阵断断续续的压抑的哭声后,那个声音再一次重复着这句话。

   父亲的声音兀的响起,带着清晰的颤抖,“维克托是我生命中最重要也是最想珍惜的人,是值得我赌上属于我的一切来保护的人。”我这才注意到父亲似乎也哭出了声,我扶住门板的手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

   “一直以来都是维克托在迁就我保护我,我真的很希望有一天维克托能由我来守护。”

   “我从来都不配拥有你,也不配你为我作那么多的牺牲。”

   “那一刻我唯一的选择就只有逃……”

   “我已经…没有勇气了。”

   〈TBC.〉


评论(17)
热度(140)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