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维勇】〈觅途〉07

•十年后设定,大概是勇利的养子慢慢发掘父亲的曾经这样的故事(维勇已分开注意。)

•昨天一时玩脱了忘记更新_(:зゝ∠)_

•初三狗更新龟速,寒假更的可能会快点儿

•接受批评和小喷♡第一次写这对儿性格把握可能不太好

•顺手这儿叶熙真的不来找我玩玩儿嘛(捧脸笑)


〈07〉

   四围尽是攒动的人潮,偌大的体育场内充斥着令人心烦意乱的喧闹声。

   围绕着冰场呈环状逐层升高的观众席早已座无虚席,同国家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围坐在一起,手中挥舞着象征着自己所热爱的祖国的大大小小的国旗,染印着各式各样繁杂图案的旗帜随着渐起的微风飘扬鼓动着,不同的色块组合里蕴藏着的是各自祖国的荣耀之光。被观众席包围在中央的是剔透到毫无瑕疵的光洁冰面,不同于正式比赛时严肃的白炽,表演滑时的探照灯发散着五彩斑斓的光束,在剔透的冰面上晕染渗透到冰砖内部透出迷离的光,整块冰面显示出一种令人心醉神迷的震撼的美。

   我不知该怎么解释这中间发生的情况,总之我和父亲现在就是莫名其妙的被与我同班的女孩子们拉到了花滑大奖赛表演滑的会场,“带上胜生先生的话,见到尤拉奇卡的可能性就大了很多啊!”来这里之前的女孩子们一脸激动的这样对父亲说。我看得出来父亲本想推脱,可哪里知道小姑娘们的办事效率出奇的高,父亲还未说什么就已经订好了票,父亲也不好意思再推脱下去,无可奈何的戴了个口罩稍稍伪装了下就带着我跟着小姑娘们来到了这里。

   我身边的女孩子们脸上贴着俄罗斯的国旗,手中挥舞着印着尤里·普利赛提的名字和Q版形象的应援旗,我望着我们周围兴奋的挥舞着日本国旗的人们,总感觉我们杵在这里有种说不出的违和。

   我们到的本就有些早,女孩子们叽叽喳喳的讨论了半天也不见开场。我四下打量着周围的人群,我们班的女孩子来了约莫有七八个,都是些熟悉却与我没有什么除交收作业外的交集的面孔,我很意外的在其中发现了小坂的身影,我印象中的小坂似乎不太与同班的女孩子们交往,当然男孩子们也是同样,她依旧和平时同样捧着手机自顾自的戳弄着什么,我眯了眯眼试图看清她发散着亮光的屏幕,可还未等我看清那些细小的文字,场馆内的扩音器便兀的响起了,我的注意力马上被即将开始的表演吸引走了。

   解说员的声音透过扩音器传来染上了些许机械的不真实感,“男子单人,铜牌,来自日本的南健次郎。”一个约莫二十出头有着亚洲人脸孔的青年随着解说的声音从入口顺畅的滑入冰场,我对这张脸没有什么太大的印象,但‘南健次郎’这个名字倒是十分耳熟能详,似乎是经常作为当今日本花滑队的王牌来宣传。

   解说的声音还在继续,浑厚的男声混合着扩音器中的回音显得有些模糊不清,“南选手这次的表演是为了向一直敬仰着的胜生勇利前辈致敬,表演曲目是‘Yuri on Ice’。”,身边的父亲在话音落下的同时猛颤了一下,我愣了几秒迅速转头看向了父亲,视野中的父亲瞪大了双眼,脸上初始的震惊逐渐转为带着些许感伤的欣慰,他在探照灯下隐约透出琥珀色的墨色眸子里流转着我已许久未曾见到过的灿烂光辉,父亲的表情隐匿在一次性口罩下无法辨析,但他的嘴角一定是带着喜悦微微上扬的吧。

   视野中的青年在冰场中流畅的舞动着,探照灯追随着他的身影在冰砖上留下重叠的圆形光斑,各色的光线重叠融合在一起创造出一副绚丽的彩色画卷,青年的身影与我记忆中父亲在冰场上绽放的身影完美的重叠在一起,不知为何,我一时间竟也有些感伤。

   随后便是各式各样的花滑表演,我本身对体育运动的兴趣就不大,再加上身边的女孩子们渐渐也有些兴致缺缺,我的注意力便逐渐跑偏了。

   使我一下子从梦中惊醒的是坐在我左手边的女孩子的一声兴奋的尖叫,我诧异的抬头,一个金色的身影在我的视野中一晃而过,我定了定神,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个妖精般金发俄罗斯青年在冰场上舞动的身影。我们所坐的位置较为靠前,我可以大概的描摹出他五官的轮廓,现在的我大概理解了我们班女孩子们对他的狂热,连我都不得不惊叹于青年五官的精致,尤其是那一双祖母绿般碧绿的璀璨眸子,其中混合着迷离的彩色灯光,无数斑斓的色彩融入那深不见底的碧绿中显现出一种震撼的美,或许我用‘美’来形容一个男子并不合适,但尤里·普利赛提给人带来的感觉就是那样,一种深林中的妖精般的灵动的美。

   一曲终了,全场爆发出一阵不可抑止的掌声,我身边的女孩子们更是激动不已,如果没有金属栏杆的阻隔的话,她们大概下一秒就会跃下高台冲到那青年的身边吧。在猛烈的掌声中我隐约捕捉到了来自父亲的一声轻笑。

   青年的表演似乎是作为压轴的节目,在他的表演结束后这场表演滑便临近尾声,人群也纷纷向出口处涌动。我没有作声,拉着父亲也准备跟随着人潮从出口出去,可父亲却拉住了我,“等等你的同学们吧。”,我本身是不大乐意同她们一路的,但毕竟父亲已经这么说了,我也没有别的选择。

   那群女孩子们似乎还没有一点儿要离开的意思,她们叽叽喳喳的讨论的半天竟还得出了要去选手通道门口蹲守的决定,我无奈的撇了撇嘴,可父亲却一下子慌了,他马上不动声色的拉起我就要挤进拥挤的人群,女孩子们也马上发现了准备转身离开的父亲,她们马上围聚过来拦住父亲并不断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

   正在拉扯间,其中一个女孩子却突然噤了声,眨了眨眼睛向我们的身后看了看,随后强压住内心的狂喜般的蹦跳着小声说道:“尤拉奇卡在看我们哎!”我诧异的回头,还穿着表演服的金色妖精竟然真的站在我们的身后朝着人群中央的父亲打量,碧绿色的眸子里满溢着难以置信。

   父亲不出我所料的又慌了神,他迅速背过脸去小心的推开几个围拢在他身边的女孩子,随后拉起我便要跟上已经快要散尽的人群。

   而后我便听到了在我们身后响彻的男声,“炸猪排盖饭!”

   〈TBC.〉

不行看着勇利这个昵称我总想笑,小维内心:???

哇哇的打着滚说我想要小心心!!!最近小心心越来越少了超伤心啊是因为我写的越来越不好看了吗(抹泪)

评论(14)
热度(105)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