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维勇】〈觅途〉08

•十年后设定,大概是勇利的养子慢慢发掘父亲的曾经这样的故事(维勇已分开注意。)

•初三狗更新龟速

•接受批评和小喷♡第一次写这对儿性格把握可能不太好

•顺手这儿叶熙真的不来找我玩玩儿嘛(捧脸笑)



〈08〉

   当那声带着惊诧和愤怒的“炸猪排盖饭!”在我们的身后响彻后,我便听到了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逐渐向我们接近,父亲刚迈出了两三小步就突然顿住了,我下意识的一扭头,随后便看见了一只搭在父亲单薄的肩膀上的手。

   我的视线顺着那只手缓缓上移,一绺飞扬的金发在我的视野前掠过,随后那个方才还在冰场上舞动的俄罗斯妖精的脸便不出所料的映入我的眼帘,时间仿佛就在那个刹那静止了,我愣在原地紧攥着父亲的手不知如何是好,视野中的尤里先生不知为何一直沉默着,祖母绿般璀璨的绿色眸子里隐约印刻着父亲的背影,我身边的女孩子们也少见的停止了议论沉默着望向静立在中央的两人,父亲背对着我们不动声色,我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从相牵的双手处传导而来的细微的颤抖以及不断溢出的汗滴。

   我快速的眨了眨眼,视野中的父亲背向我们不易察觉的叹了口气,随后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缓慢的转过身来,面向尤里先生轻勾起嘴角绽开了一个无奈却带着欣喜的笑,“啊…好久不见,尤里奥。”

   我翕动着嘴唇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可还没等我的声音从口中吐出,尤里先生的大长腿从我的耳边呼啸而过的声音就将我的话语全部堵在了喉咙里,我因为惊诧而瞪大了双眼,下一秒我便看到父亲被尤里先生的一个临门一脚掀翻在地。

   我着实不知该如何用书面化的语言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了,我回忆起一个曾无意间看到过的名叫‘黑人问号’的表情包,我想我现在的表情大概和那张图片如出一辙吧。

   被掀翻在地的父亲愣住了片刻,随后忽然回过神来一般扶了扶滑落下鼻梁的篮框眼镜,抬头望向了正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的尤里先生,尤里先生精致的五官因愤怒而拧结在一起显现出一副狰狞的模样,可父亲就那样静静的望着他没有任何言语,父亲似乎陷入了长远的回忆之中,他隐约透出琥珀色的墨色眸子里流转着暗涌的光华。

   父亲突如其来的一声轻笑打破了长久的沉默,我诧异的转头望向父亲的方向,父亲依然静静的坐在冰冷的瓷砖地面上望着尤里先生,笑意逐渐蔓延上他的面容,他的眼角和嘴角都染上了笑意微微勾起,细小却清晰的笑声在我们之间回荡。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我似乎从父亲的笑里捕捉到了一丝对转瞬即逝的时光的感伤。

   视野中的尤里先生依旧摆着那副狰狞的表情,他忽然别扭的将脸扭向一边,对坐在地上的父亲伸出了手,“猪。”

   父亲笑着搭上了那双手,借着尤里先生的力站了起来。随后我视野中的尤里先生便迅速闪进了还未散尽的稀疏人潮,父亲也没有一丝迟疑的迅速跟上了尤里先生的脚步。

   女孩子们顿住了几秒后才忽而反应过来一般的想要追过去,我下意识不动声色的用身体挡在了她们的面前,不知是谁将我推了个踉跄,我向前倒了几步才勉强稳住了身体,站稳后我便抬起头来,视野中意外的闯入了小坂的身影。

   刹那间我的脑海中不知为何划过无数个杂乱的念头,我想起了已困扰我多时的关于父亲的曾经的疑惑,以及在冰场那日小坂夫人的零星言语,那一刻的我忽而想到,或许小坂会知道些许关于这一切的线索。

   等我反应过来时我已经拉住了小坂的胳膊,小坂被我的动作惊的猛地一震,一直握在手中的手机也随之滑落在地。我连忙放开了攥着她胳膊的手俯身拾起了手机交还给她,“对…对不起。”

   “哦哦没事儿。”小坂像是才回过神来似的接过手机胡乱的摆着手,“有什么事儿吗,胜生同学。”

   “呃……”我下意识的抬手挠了挠脸颊,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我是说,您的母亲以前是我父亲的粉丝对吗?”

   “哦哦是的,请问怎么了吗?”小坂似乎有点儿莫名其妙。

   “啊…我的意思是,关于我父亲曾经的一些经历,不知道您是不是知道一些?”我略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小坂听到我的话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又恍然大悟般的回答道,“喔原来胜生君不清楚吗?我母亲倒是告诉我了一些。”她转过身指了指不远处的出口,“边走边说?我记得胜生君的家应该在我家附近才对。”

   “您…知道我家在哪儿?”

   “啊啊…之前发学生手册的时候无意间看到过胜生君家的地址。”小坂眨了眨眼,“叫我小坂就好了,敬语听着怪别扭的。”

   我放慢了脚步跟在小坂的身后出了门,小坂一出门便熟门熟路的拐进了一家街边的一家饮品店,在点好单等待制作完成的间隙,小坂似乎是深思熟虑了许久后才开口道,“关于你父亲的事情其实我也是一知半解,你具体想知道哪一方面?”

   “我父亲以前是花滑运动员?”

   “嗯,还是很厉害的那种。”正在说话的间隙两个中号的塑料饮料杯便被店员递了过来,小坂道了谢后接过,随后转身将其中的一杯转递给了我,“来一杯吗?”

   “啊…我就不用了。”我愣了一下后慌忙摆了摆手,将那杯饮料向小坂的方向推了推。可小坂却没有拿回去的意思,她直接不管不顾的拉过我的胳膊将那杯饮料塞进了我的手里,“买都买了,我自己也喝不了两杯。”

   我也没有再推拒的理由,便拿过那杯饮料摆正了吸管递到嘴边尝了一小口,一股浓烈的水果独有的酸甜在味蕾上蔓延开来,回味中还存留着一丝淡淡的苦涩滋味。身旁的小坂含着吸管看着我,忽而一下子忍俊不禁,“挺好喝的吧?”

   “嗯,谢谢。”我用吸管在杯中轻轻的搅动了几下,细小的果粒在半透明的混合果汁中上下沉浮着,“小坂,你知道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吗?”

   小坂口中含着的吸管中源源不断向上输送的果汁在话音落下的瞬间崩断了,“如果你要问的是关于你父亲和他的事情,那可说来话长了。”

   〈TBC.〉

 真的没有天使给我小心心吗……sad


评论(11)
热度(94)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