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维勇】〈觅途〉09

•十年后设定,大概是勇利的养子慢慢发掘父亲的曾经这样的故事(维勇已分开注意。)

•小心心越来越少了…sad

•初三狗更新龟速

•接受批评和小喷♡第一次写这对儿性格把握可能不太好

•顺手这儿叶熙真的不来找我玩玩儿嘛(捧脸笑)



〈09〉

   “其实我所知道的也都是我母亲转述给我的。”小坂从饮品店柜台前的转椅上一跃而下向着玻璃推拉门的方向走去,我也连忙跟随着她的脚步出了门,“我有试着在网上查过我母亲给我讲述的那段故事,但所有的痕迹都被抹去了。”

   我愣了一下,手中饮料杯里染上了寒冬气息的混合果汁刺激着我的神经,“…都被抹去了?”

   “嗯,就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小坂加快了喝果汁的速度,杯中随着脚步上下荡漾的半透明液体的液面已下降了约莫三分之一,“我也只能和你转述一下故事的大概了。”

   “你父亲是前花滑运动员你知道吧?”小坂抬起头对上了我的目光。

   “算是猜出来了吧。”我听闻顿了几秒,随后不自然的抬手挠了挠脸颊。

   “喔…那具体的你不知道?要我从头开始讲吗?”小坂撇了撇嘴陷入思考状,杯底沉积的果粒随着吸管的搅动上下旋转沉浮着。

   “嗯…麻烦你了。”

   “嗨呀用不着那么客气,稍等下我先整理整理思路。”小坂的那杯饮料已经喝的见底,随着她的吸动发出‘嗤啦嗤啦’的刺耳声响,待到无论如何也再吸不出果汁后,小坂快步走到不远处的一个垃圾桶前将已经空瘪的塑料杯投入黑黝黝的方形开口。

   还未等我抬脚追上已离我有一段不小的距离的小坂,她就自己转身小跑回到了我所处的位置,她意犹未尽似的咂了咂嘴,“胜生先生以前是花样滑冰特别强化选手,当时是日本花滑队王牌一样的存在。”她说完下意识的转头对上了我的目光,在观察到我略有些诧异的神色后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嗯…挺惊讶的?”

   “倒也没有很惊讶…毕竟也猜到了一点。”

   小坂听完我的回答后轻声笑了笑,用手捂住口鼻小心的哈了口气后将手缩回大衣的口袋里打了个寒噤。“虽然很有实力也被媒体当做夺冠热门,但胜生先生的心理素质出奇的差,在大奖赛的决赛上发挥失常最后的成绩也是垫底。嘛…当时媒体的评价也自然都很负面啦……这之后胜生先生就突然没了消息了,据我母亲说当时粉丝们都猜测胜生先生是受了打击准备引退了。”

   “唔…不难想象,父亲到现在也还是经常因为小事就崩溃大哭呢。”我握紧了手中材质偏软的塑料杯,果汁中沾染上的寒冬气息逐渐蔓延到全身。

   “过了挺久的胜生先生突然有了消息,一个不知名的账号放出了一个胜生先生‘不要离开伴我身边’的试滑视频,最后都被转翻天了。啊顺带一提,‘不要离开伴我身边’是维克托先生上个赛季自由滑的曲目。”小坂停顿了一下不明意味的向我眨了眨眼。

   “维克托先生…也是花滑选手?”我有些诧异,我的脑海中忽而浮现出了维克托先生近乎完美的面容,我不由得想象起他在冰场上舞动的场景,那双近似于浅海色彩的璀璨眸子中印刻着冰场的倒影,整个人发散出一种震撼的耀眼。我竟被自己的想象惊艳到了。

   “啊对的,刚才忘了说。”小坂说到这里忽而想起了什么似的顿住了,一下子忍俊不禁,“我跟你讲我母亲给我讲这一段的时候一脸迷妹样儿,讲到一半就开始自顾自的嘟哝‘视频里勇利君长胖了好多脸圆嘟嘟的好可爱’这样的话,你能想象吗那种场景……”

   我回忆起了在冰场那天小坂夫人和蔼的面孔,想象着小坂方才所说的那个场景,竟也禁不住笑了出来。随后我反应过来自己似乎不太礼貌,连忙摆正了表情向小坂道着歉,“抱歉抱歉,想象了一下没忍住就笑出来了。”

   “没事没事,那我继续讲咯?”小坂抬手拭去了眼角因大笑而挤出的泪。

   “嗯。”

   “下面就要讲到维克托先生了。那个视频成了他们履绊的开端,那个视频放出后不久,维克托先生就突然休赛跑到了胜生先生所在的小镇长谷津,然后就突然宣布要当胜生先生的教练,维克托先生当时已经是花滑界传奇般存在的五连冠了,全世界的滑冰宅都震惊了,可以想象的吧。维克托先生的粉丝们自然很不乐意,当时一搜花样滑冰跳出来的全是黑胜生先生的帖子。”小坂撇了撇嘴,无奈的耸了一下肩后小声咳嗽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再怎么闹也阻止不了啊,维克托先生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做了胜生先生的教练,随后的胜生先生像是彻底蜕变了一般,一路毫无阻碍的过关斩将又一次闯入了决赛,后来和尤里先生以0.12分的分差拿了银牌。”

   “哇哦。”我抑制不住的小声惊呼了一声,身边的小坂捕捉到了这声惊呼禁不住嗤笑出来,我略有些不自然的挠了挠脸颊。

   “不过其实这中间我省略了不少内容…要我详细展开来讲吗?”

   “啊…你随意就好。”

   “喔那我就继续讲下去咯,那场决赛后维克托先生就宣布要重返赛场,接下来的一个赛季维克托先生和胜生先生开始了同台竞技,两人都很顺理成章的共同闯入了决赛。”话音落下,小坂便忽而顿住了不再说下去,待到她抬头对上了我疑惑的目光后才又猛然醒悟般的重新开口,“然而变故就在决赛举行的前夜发生了。”

   “……变故?”

   “网上忽然爆出了一张维克托先生和勇利先生……接吻的照片。”

   我愣住了,小坂的话音在耳边消散,萧瑟的寒风从我的耳畔呼啸而过不留一丝痕迹,我额前的碎发被这阵骤起的风吹拂的飞扬起来遮挡住了我的视线,小坂的表情隐匿在我眼前的发丝下无法辨析。“维克托先生和我父亲…是恋人?”

   “不然还能有什么解释呢。”小坂的眼眉低垂下来,冬日强烈的阳光挥洒下来在她的脸上投射下斑斑点点的阴影,“关于这点…你能接受吗?”

   “不…啊……请继续吧。”我不知该如何用文字来描述我现在的心情,虽说之前从父亲与维克托先生的日常言语中我已看出了些端倪,但他们确确实实是恋人这一点被当做铁定的事实摆在我面前时,我却没来由的惶惑起来。我对同性恋没有什么特别的排斥情感,但身边最亲近的人就是同性恋这一事实还是使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对待,我不自觉的攥紧了厚重羽绒服的下摆摩挲着,心中好似千万种情绪打翻混杂在一起,生成了一种不可名状的怪异情感。

   “他们两个一夜间就成为了全民公敌,很多粉丝也瞬间倒戈,那次大轰动甚至超出了花滑界连官方的媒体都在大肆报道。第二天大奖赛决赛的时候两人是分开走的,虽然做了充分的伪装但胜生先生那边还是被认出来了,我看过我母亲意外存下来的当时的视频,各种各样类似于臭鸡蛋啤酒瓶之类的东西满天飞,人群中的谩骂声不绝于耳。”小坂很感同身受似的长叹了一口气,“后来维克托先生闯进了镜头将胜生先生护在身后,我一眨眼的功夫维克托先生就一个踉跄倒在地下,额头上刺目的鲜血肆意横流,他倒下的瞬间我似乎还看到了飞溅开来的啤酒瓶碎片。最初来的那辆救护车的司机甚至拒绝搭载维克托先生,并丢下一句‘恶心的同性恋就该去死!’扬长而去,后来似乎是胜生先生拦住一个过路的司机哭喊着下跪求情才得以将维克托先生送去医院。”

   小坂的话音落下,我不知所措的愣在了原地,心中本就已经五味杂陈的心情更加盘覆错杂,我的鼻头泛起了酸,视野中隐约闪烁着浅淡的水光,不知为何我一瞬间竟有些想哭。我似乎感同身受般的体会到了父亲身上所担负着的重压,我不敢再回忆小坂方才所讲述的情景,我的耳畔忽而回响起了那天父亲带着浓重哭腔的声音,‘我已经…没有勇气了。’

   “这之后呢…?”我的声音带着抑制不住的清晰的颤抖。

   “我所知道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小坂低下头去不再看我,我隐约从她垂落下来的刘海的空隙中看到了她眼角泛起的绯红。

   “嗯…?”

   “正确的说是我母亲所知道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母亲的心脏病恰巧在那天的一片混乱之后复发,待到她醒来时,所有的一切都被抹去了。”

   〈TBC.〉

写的很艰难的一章…_(:зゝ∠)_看到这里的天使们真的不给我点一个小心心吗


评论(29)
热度(96)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