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维勇】〈觅途〉10

 

•十年后设定,大概是勇利的养子慢慢发掘父亲的曾经这样的故事(维勇已分开注意。)

•快开学了接下来要准备开学考可能不大能更了…我再抽点儿时间吧

•初三狗更新龟速

•接受批评和小喷♡第一次写这对儿性格把握可能不太好

•顺手这儿叶熙真的不来找我玩玩儿嘛(捧脸笑)


〈10〉

   待到小坂的叙述结束后,我们离各自的家的距离也不远了。我的思绪仍然无法从方才小坂所讲述的故事中脱离出来,我不敢确定我对父亲与维克托先生之间的感情究竟抱有什么样的态度,我不由得陷入了一种极度的惶惑之中,我着实不知道接下来的这段未知的路自己究竟该怎么走。

   我印象中的父亲虽然内心极度脆弱,但他本质上却是一个十分倔强的人。我忽而有些不解了,根据小坂的描述来看,父亲与维克托先生之间的感情定是十分深厚,他绝不会因为那些挫折就畏惧到放弃这段感情,这其中必然有一些我所不知道的因素。我又回想起小坂所说的那段故事里她所不知道的后续,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的话,这一切疑问的谜底或许就在那段往事之中了。

   “胜生君,已经到你家咯。”小坂的声音忽而的闯入我的耳畔,打断了我繁复杂乱的思绪。

   “……哦哦,那么明天学校见。”我猛地回过神来,视野前展现出熟悉景色的是通向我家所在的出租屋的小巷口,我向小坂挥了挥手作为告别后便转身抬脚向着小巷走去。

   “不送送我吗?”小坂的声音在身后突兀的响起,伴随着一声细不可闻的轻笑。

   我意识到自己自顾自的归家着实有些不太礼貌,随即转回身去准备走到小坂的身边,“抱歉…请问你家在什么方向。”

   出乎我意料的,小坂竟然被我的反应逗笑了,她有些抱歉的向我挥了挥手,“不用麻烦啦我就是开个玩笑,你还是抓紧时间上楼吧,天色也不早了。”

   我下意识的抬头望向天际,那已经开始转为淡薄的湛蓝上染上了些许块状的绯红,霞光与天空的交接处相互融合显现出了一种黯淡的橘色。不常与人交流的我忽而不知该如何应对现在的局面,我只得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依着小坂的话快步回了家。

   老旧的门锁伴随着钥匙插入带动齿轮转动的声音弹开,我拔下嵌在锁孔内的黄铜钥匙推开了门,在我低下头去脱下厚重的棉鞋的间隙,我的视野中忽而掠过了一抹亮眼的金色,我诧异的抬头,尤里先生的侧脸闯入了我的视线,我不由得紧张的抿了抿唇愣在原地。

   父亲注意到了玄关处的动静,他从屋内探出了身子望了过来,在确认过方才推门而入的是我后便快步走来接过了我褪下的外衣转身挂在衣架上,“抱歉小维,刚才没来得及拉上你,看你这么久没回来我正打算去找你呢。”

   “我想…我路认得应该比您熟。”

   父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是。”

   “这小鬼是谁?”一个带着浓重不耐烦气息的低沉男声在狭窄的房间内突兀的响起,我寻着声音的源头望去,尤里先生那张精致却低垂着眼眉不大友好的脸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

   “是我的孩子。”父亲出乎我意料的没有任何迟疑。

   “你…结婚了?”尤里先生下意识的挑了挑眉,阴沉的脸色有了一丝细微的变化。父亲这次没有像先前那样迅速回答,他翕动着嘴唇想要说些什么犹豫了许久却又没了动静。

   “我是领养来的。”我突然出了声,父亲似乎吓了一跳,他愣了一下扭过头来看着我,隐约透出琥珀色的墨色眸子里满含着诧异。我回望着他,视野中印刻在厨房玻璃门上的我的倒影的表情平静到可怕。

   客厅内的气氛依旧充斥着尴尬,我掸了掸衣物上不知何时蹭上的颗粒状的尘土便进了屋,向坐在沙发上眨巴着眼睛望着我的维克托先生问了声好,又向表情不那么友好的尤里先生不自然的笑了笑便快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们所住的出租屋虽然破旧,但隔音效果却出奇的好,我屏气凝神试图听清屋外的谈话,可不论我如何专注却都无法捕捉到一丝一毫的波动,我焦躁不安的坐在书桌前拨弹着手中的按动型圆珠笔,清脆的弹簧压缩舒展声混合着我的呼吸在寂静的房间内显得格外刺耳。

   正当我实在无法忍受准备起身蹲到隔音较弱的木质门板处偷听时,门锁突然被拨动的‘咔哒’声将我惊的一个踉跄。更让我意外的是,来者竟然是尤里先生。尤里先生如祖母绿般璀璨的碧绿色眸子瞥向了僵在原地的我,他依旧挂着那副蹙着眉头不大高兴的表情,“猪排饭让我到这里来睡觉。”

   话音落下,我先是愣住了几秒,随后忽而意识到‘猪排饭’这个称呼或许指的就是父亲,“哦…那您先去那边的床上睡吧。”

   尤里先生也毫无客气一下的意思,潦草的褪去了外衣便掀开厚重的棉被钻了进去。我望了望窗外的天色,如墨般的漆黑混杂着些许深蓝的色彩,寥落的几颗灿金色的星点在一片深潭中的死水般的夜色中发散着细不可察的微弱光芒,不觉间竟已到了深夜。

   “尤里先生…那个,我父亲和维克托先生各自睡在哪里?”我试探性的开口问道。

   “谁爱管他们。”尤里先生的语气很是不耐烦,我也不敢再出声问下去。

   我思索了片刻后拉开了角落处的衣柜,木质的门板已然老旧变形,拉开木门时刺耳的木料摩擦声使得我不由的蹙起了眉,空气中弥漫着细微的颗粒状的灰尘,在惨白的白炽灯的照耀下反射着星星点点微弱的光芒,我翻找出了几条厚实的棉被和备用的枕头。

   我将棉被在地板上平整的铺开做成了一个简单的临时地铺,染上了寒冬温度的木质地板将我本就不大温暖的双手的热度也吸收了大半,抚平了棉料上翻起的皱褶后我便缩进了被窝,没有了电热毯的预热似的被窝内也是一片冰凉,我不由得将身子蜷作了一团。

   恍惚间我隐约听到了悉悉索索的翻身下床声,不久尤里先生阴沉却富有磁性的声音就在我的耳畔突兀的响起了,“起来去床上睡。”

   我被惊的一个激灵,我睁开了双眼,尤里先生碧绿色的眸子在黑暗中蒙上了一层暗淡的灰色,欧洲人白皙的肤色在黑暗中显得尤为显眼,“不我……”我口中的话音还未完全吐出便被尤里先生粗暴的打断,“我可没有要和你睡一张床的意思,我睡地铺。”

   “还是您睡床吧,我睡地铺就好了。”

   “起来去床上睡。”尤里先生没有理会我方才的话语,声音中已然带上了不耐烦的语气。我也不该再说些什么,只得起身与尤里先生互换了位置。

   黑暗中充斥着令人惶恐的寂静,我在熟悉的被窝中翻来覆去却始终无法入睡,脑海中的思绪相互缠绕拧结成一团拆解不开的乱麻,我尝试性的小声开了口,“尤里先生,您有睡着吗。”

   回答我的仍然是一片可怖的寂静,正当我放弃等待准备翻过身去再作入睡的努力时,尤里先生特有的低沉嗓音兀的在寂静中响起,“干嘛?”

   “我是说…关于我父亲和维克托先生的曾经……”我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开口。

   “好了快睡觉吧小鬼。”随后便是一阵悉悉索索的翻身的响声。

   我犹豫着攥紧了被角不安的摩挲着,片刻后还是下定决心般的翻过身去重又开口道,“尤里先生……”

   “我不是说了赶紧睡觉吗!”尤里先生猛地翻过身来,祖母绿般璀璨的眸子在黑暗中发散着黯淡的光华。

   我被尤里先生带着愤怒的语气吓的不敢作声,我暗自咬了咬唇鼓起勇气再一次开了口,“抱歉我只是想……”

   “皮罗什基。”黑暗中的尤里先生突然语气平静的打断了我的声音。

   “嗯…?”我被这没来由的一句话弄得不知如何是好。

   “给我带点儿皮罗什基来我就告诉你,这鬼地方连皮罗什基都不卖。”

   “哎…?”

   〈TBC.〉

写完重读一遍才发现大家还没吃晚饭…无所谓了就当他们吃过了吧。嗯。

悄咪咪说我起不了这么早这条是昨晚定时发的,昨天写完已经太晚了我就没发_(:зゝ∠)_


评论(6)
热度(93)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