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维勇】〈觅途〉11

  •十年后设定,大概是勇利的养子慢慢发掘父亲的曾经这样的故事(维勇已分开注意。)
•大概再有个一两章这样就要完结了,快中考了想开新坑的计划大概是要取消了
•初三狗更新龟速,开学恢复周更
•接受批评和小喷♡第一次写这对儿性格把握可能不太好
•顺手这儿叶熙真的不来找我玩玩儿嘛(捧脸笑)
 
  〈11〉
   黯淡的晨光透过沾染上了灰尘的剔透玻璃窗照射进屋中,在我所坐的老旧木制书桌上洒落下斑驳的光影,桌面上凹凸不平的凌乱刻痕在一片灿金中肆意的蔓延。我向窗外望去,鹅毛般纷纷而下的飞雪在窗外随着夹杂了寒流的冽风旋转舞动着,不远处的另一座教学楼的屋顶已被茫茫的积雪覆盖,雪白的色彩将阳光反射的更为强烈,我不由得眯了眯眼。

   不知为何,上午第一节课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然而讲台上却始终都没有出现老师的身影,班里的同学们早已开始自顾自的嬉闹起来,我的身边也逐渐围聚起小圈的人群。自从父亲前花滑运动员的身份在班中被公布后,我在班中的人气从先前延续了两年多的惨淡一下子飞跃到了众星捧月的程度,同班的女孩子们只要一有空闲便不约而同的在我的身边聚集起来,自顾自的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出于礼貌我也不敢多言,只得以微笑或是‘哦’‘嗯’一类的词语敷衍了事。我本就不太会主动与他人交往,再加上班中同学对我两年多的孤立,我的性格更是愈加孤僻,面对如今的这种状况,我着实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慌乱感。

   不知是谁发现了走廊中老师疾步向着教室走来的脚步声,一瞬间班中嬉闹成群的同学们便都慌不择路的飞速奔回了自己的座位,老师推开门向教师内探出半个身子,“因为今天的暴雪的原因,今天暂时停课一天,同学们现在收拾一下抓紧回家吧。”

   教室内瞬间充斥了同学们惊喜的欢呼。

   我有些愣神儿,少有的停课使我有种夹杂着诧异的喜悦,我从桌洞内抽出几本有背诵任务的书塞进书包内便快速跟上了同学们飞速离去的脚步。

   待到我略有些慌张的快步走到了校门口后,我的视野中意外的映入了一个身着风衣的银色身影,‘莫不是维克托先生?!’那人似乎是注意到了刚刚走出校门的我,他高举起手臂向我挥了挥手,我慌忙的走近,印入眼帘的精致面孔验证了我的猜想,我不由得很是诧异。

   “勇利上班的时候忘记把手机带上了,你们的老师发来了短信说今天要停课,我就过来接你啦。”维克托先生向我扬了扬手中的手机,向我绽开了一个近乎完美的笑。

   “其实…我平时一般都是自己回去。”我提了提滑落下肩膀的书包背带,有些惶恐而又不知所措。

   “可我想来接维君啊。”维克托先生依旧用一副笑脸面对着我,他随着话音的落下向前走了两步转过身来示意我跟上。

   “…哎?”我听闻不自然的挠了挠脸颊,连忙快步向前紧跟上维克托先生的脚步。一路无言的前行了约莫几十米的路程后,我猛然回想起昨夜尤里先生的要求,我下意识的叫住了维克托先生,“那个…维克托先生……”

   “嗯?”维克托先生听闻转过身来有些疑惑的望向我。

   我意识到自己的问话似乎有些突兀,下意识的顿住思考了几秒后才继续说道,“我是说…您会做皮罗什基吗?”

   “不会哦。”维克托先生如我意料之中的稍稍愣了几秒,随后微蹙着眉有些抱歉的望向我,“维君会想吃皮罗什基还真是意外。”

   “不…只是……”我慌乱的想要出口解释,然而还未等我飞速运转的思绪拼凑出合理的措辞,维克托先生的声音便突兀的打断了我的思考,“维君要不要去滑冰场?”

   “哎……?”我不由得对维克托先生突如其来的邀请有些诧异。

   维克托先生望着我疑惑的表情眨了眨眼睛,他似乎是以为我没有听懂他并不标准的日语,随后又极为认真的一字一顿的将方才的话重复了一遍“要不要去滑冰场?”

   “啊…维克托先生想去的话就去吧。”我尽力扯出了一个并不完美的微笑。

   维克托先生听闻了我的回答后绽开了一个洋溢着孩童般幼稚气息的欢喜的笑,他领着我拐进了左手边的一条岔路,他的脚步里似乎也隐约带上了些许蹦跳的意味。“其实主要是想带维君去看看。”

   维克托先生熟门熟路的领着身后的我走进了那个几个星期前我们曾来过的滑冰场,我对于他对道路的熟悉程度很是诧异,很难想象他才刚刚来到这个城市短短的几个星期。场馆内还是一样熟悉的场景,不过不同于上次周末时的人满为患,现在的场馆内竟有种凄清冷寂的气氛。

   猛地吸入沾染上了寒冰气息的空气使得我有些不适应的咳嗽了几声,我吸了吸鼻子裹紧了身上略显单薄的校服。维克托先生刚刚跨进大门将我拉到休息区的座位上坐下便瞬间不知所踪,环顾了整个冰场也没有找寻到维克托先生的身影的我也不敢随意的走动,只得安静的坐在稍显冰凉的金属长凳上用手捂住口鼻哈着气,好不容易聚拢起来的一丝暖意又迅速被四溢蔓延的寒气冲散融合化为虚无。

   维克托先生在不觉间小跑着回来站在了我的面前,待到浸沐在彻骨的寒冷中的我终于反应过来时,维克托先生富有磁性的好听的男声已经在我的耳畔响彻了,“帮维君把冰鞋拿来啦,要不要换上试试?”

   “哎……哦好的。”寒冷凝固住了我的思绪,我小心翼翼的接过那双黑漆皮的冰鞋后不自觉的呆愣着,直到维克托先生那双指节分明的修长好看的手在我的视野前晃动了几下后才猛然回过神来。

  维克托先生的眼眸反射出闪烁着白炽的探照灯的光彩,那抹蓝色托帕石一般的璀璨眸子里隐约倒映着我模糊的侧影,“不会穿的话我可以帮忙喔。”

   “啊不……不用麻烦您了,我自己来就好。”我慌忙的收回视线,低头有些费力的换上那双同样冰凉却沾染上了些许指尖温度的冰鞋。

   在维克托先生搀扶下我颤颤巍巍的滑进了冰场,我用尽全身的力气试图控制住自己双脚无法抑制的颤抖,我有种很强烈的自己下一秒就要摔倒的预感,我不由得攥紧了维克托先生扶住我的胳膊的手,一种令人恐惧的惶惑逐渐弥漫充斥了我的心头。

   “滑起来会好一点喔,站着不动更容易摔倒。”维克托先生眨了眨眼睛。

   “可是……”我不安的抿了抿稍显干裂的嘴唇。

   “我要松手咯。”维克托先生听闻又稍稍等待了一会儿,待到我大幅度的颤抖终于慢慢平息下来后,他提醒了我一声便作势要松手。“加油!”

   “不……等等…别!啊?!”我瞬间失去了一贯的冷静,我大声惊呼着试图制止住维克托先生的动作,然而下一秒维克托先生便不顾我失态的大吼一下子抽出了手。

   我惊的一个踉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方坚硬光洁的冰面上倒去,望着距离视野愈来愈近的冰面的我瞬间便放弃了希望,任由身体向冰面摔去,然而这时我的耳畔却忽而回荡起了方才维克托先生澄澈的嗓音,“滑起来会好一点喔。”“加油!”

   我猛然醒悟般的迅速直起了身,踉跄了几步后尝试着模仿记忆里从我的视野中飞速掠过的滑冰者们的动作,勉强的向前滑动了两步。我极力的控制着站稳了身体,随后集中精神凭借着本能在冰面上小心翼翼的滑动着,滑出了约莫十米的距离后我便逐渐掌握了在冰面上滑行的技巧,我逐渐开始大胆的在冰面上肆意的驰骋,沾染上了寒冬气息的空气汇聚成小股的气流在我的周身飞旋,琉璃一般澄澈的冰面在探照灯的辉映下透露出一抹近似于湛蓝色的光华,脚下的冰刀在光洁的冰面上划过留下绚烂花纹般的流畅弧线,我的嘴角不经意间微微上扬了起来。

   我在人群中游走着穿梭回了维克托先生的身边,维克托先生勾起嘴角向我绽开了一个含带着能够深入人心的温暖的笑容。

   不知不觉便到了午饭的时间,这之间我在维克托先生的指导下已经能够勉强跳出一个不完美的一周跳,维克托先生孩子气的鼓着掌,“维君要不要考虑做个花滑运动员啊?”

   “维克托先生……我想…您应该没有忘记我现在已经接近十五岁了吧。”我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两声。

   “哎……明明那么有天赋?其实可以试一试呀。”维克托先生眨巴着眼睛望向我,海蓝色的眸子里透露出了清晰的期待。

   我支吾着有些不好意思拒绝,“呃……还是不了吧。”维克托先生马上表现出一副极为失望的落寞神色,我一瞬间竟有些想要反悔。

   不知为何,这之后我们之间似乎一下子失去了话题,空气逐渐凝固降至冰点。

   父亲与维克托先生之间的往事在那个时候逐渐蔓延上我的脑海,那段不被小坂所知的历史带给我的困惑也逐渐充斥了我的思绪,“维克托先生。”我下意识的叫出了维克托先生的名字,待到我反应过来时,维克托先生已经闻声转过了头来。我一时间也没有临时的借口来搪塞,只得硬着头皮接着问了下去。

   “您和父亲之间的过去……我已经知道了大半了。”

   〈TBC.〉
  看到这里的天使真的不给一个小心心吗!
天使们要早点儿睡啊不要学我熬夜!
其实……我在考虑要不要出本子x

评论(8)
热度(77)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