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子_

我是叶熙!是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文手,平常也会画个小画儿啥的,接受批评小喷,可以来找我扩扩列呀♡企鹅2542872716

【维勇】〈觅途〉13 完结章!!!

  •十年后设定,大概是勇利的养子慢慢发掘父亲的曾经这样的故事(维勇已分开注意。)
•我终于把它给写完了旋转跳跃我听不见!!!
•初三狗更新龟速,不出意外的话周更
•接受批评和小喷♡第一次写这对儿性格把握可能不太好
•顺手这儿叶熙真的不来找我玩玩儿嘛(捧脸笑)

〈13〉
   维克托先生在将我送到家旁的小巷口后便与我分别了,“您要去哪儿?”我注视着他那双承载着蓝天色彩的璀璨眸子问他。可他却故作神秘的朝我眨了眨眼睛没有做出回答,我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叮嘱了他几句早些回来便转身快步走向家的方向。

  金属制的门锁伴随着钥匙插入锁孔的动作应声弹开,随后出现在我眼前的便是尤里先生那张精致到无可挑剔的脸,我显出些许诧异的神色。

   出乎我意料的,尤里先生低垂着眼眸保持着那副阴沉的脸色向我伸出了手,我不明所以的愣在原地没有做声,脸上浮现出些许尴尬和不知所措,尤里先生顿住了几秒,随后用含带着满满不耐烦的口气开了口,“皮罗什基。”

   我听闻愣住了几秒,随后又恍然大悟般的一下子瞪大了双眼小心翼翼的出了声,“对…对不起尤里先生!我忘了……”,尤里先生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似的撇了撇嘴没有做声,可我却意外的没有从他那双祖母绿般的荧绿色眸子里捕捉到一丝一毫的愤怒。

   “你现在是不是准备劝猪排饭和维克托重归于好了?”尤里先生抬眼将我上下扫视了一番,随后又慢悠悠的走回沙发边坐下,将修长的双腿搭在玻璃制的茶几上显出一副痞气的姿态。

   “您是怎么……”我听闻不由得很是诧异,背着略显沉重的书包伫立在原地不敢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

   尤里先生偏过头来对上了我的目光,他祖母绿般的眸子在吊灯发散出的光芒下熠熠生辉,“你的表情太好懂了,小鬼。”

   “哎……?”我有些局促的摩挲着校服的衣角。尤里先生抬眼瞥了一下我便撇撇嘴不再做声,保持着那副痞气的姿势半倚着沙发,整个人似乎都陷进了那松软厚实的棉料中。

   我也不再试图没话找话,将滑落下肩膀的书包背带向上提了提便快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我坐在书桌前不安的搓着双手,沾染上了寒冬气息的皮肤早已在急速涌动的血液的温暖下恢复了本来的色彩,细密的汗珠不受控制的不断四溢而出浸润了手掌,随后又逐渐随着搓手的动作蒸发不见。

   我忽而有些惶惑而又不知所措,我的脑海中不断闪烁着自维克托先生忽而闯入我与父亲的平静生活中直到现在的记忆片段,维克托先生那双在冰场四溢的流光下暗涌着无限的温柔与深爱的湛蓝色眸子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从目睹了那双澄澈人心的眸子中四溢出的情感的刹那我便了然了我的心意——

   我希望维克托先生与父亲能像他们从前那样简单而又幸福的永远在一起生活下去。

   可我现在却忽而开始惶恐起来了,待到这时我才真切的体会到自己的无能为力,我忽然发现自己对于如何让自己的夙愿化为现实完全想不出任何可行的对策,我无力的瘫倒在坚硬且不舒适的木制靠椅上,脑海中的思绪不自觉的拧结盘覆成一团乱麻。

   我的耳畔忽而传出了门锁随着钥匙的转动而弹开的清脆声响,熟悉的步伐声使我断定那是父亲。陷入思考的我猛地一下从杂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我立刻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快步奔向距离我三两步的木制房间门,我拧动了金属门把打开了房门,其间还没控制好身体的重心踉跄了几步,待到我站稳了身子抬起头来的刹那,父亲的目光便与我相对了。

   父亲那双墨色的眸子在从窗口射入的灿金色阳光的映照下显现出近似于琥珀的色彩,其中依旧流转着亘古不变的璀璨的光华,我看的出了神,“小维…?怎么这么急匆匆的?”父亲沾染上了些许诧异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

   回过神来的我迅速拉起了父亲的胳膊将他拉进了里屋,跨进房间的同时我顺手带上了门,我伫立在门前踌躇了小会儿不安的抿了抿干裂的嘴唇,“小维…?”我依着父亲的轻声呼唤转过身来,父亲的脸上不出所料的堆满了疑惑的气息。

   “父亲。”我的思绪飞速的旋转升腾,在脑海中酝酿了许久后我才尝试着开了口,“您……还爱维克托先生吗?”

   父亲明显被我突如其来的问话惊了一了跳,他好看的墨色眸子不自觉的瞪大了,他翕动着嘴唇略有些不知所措的闪烁躲避着我的目光,我能清晰的看到他眼眶中细碎点滴的泪花逐渐融合凝聚成形,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随着父亲快速眨眼的动作消失不见。父亲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我也在一旁踌躇着不敢做声,我开始懊悔起自己问话的进展太过唐突。

   正当我以为父亲不会再对我的问题做出回答时,父亲却突然在那个刹那开了口,“你……都知道了?”他的声音带着清晰的颤抖,其中还夹杂着一股浓烈的我所不能参透的复杂情感。

   “嗯。”我不安的摩挲着还未来得及换下的校服的下摆,手心不断肆意而出的细密的手汗浸湿了绵软的布料。

   父亲抬起头来对上了我的目光,他的眸子里隐约掺杂着扑朔迷离的光,在空气中浮动的细碎灰尘中发散着熠熠的光辉,他忽而轻勾起嘴角绽开了一个澄澈人心而又透露出深深的无奈的微笑,“爱,当然爱。”

   “那您为什么…不和维克托先生重新再一起呢?虽说当年闹得那么大,但终归已经过了这么久了。”

   “我已经…没有勇气了。”父亲脸上的笑容里掺杂着的无奈更深了,他的音调与我记忆中那日透过厚重的门板传来的带着哭腔的声音重合,像是一颗投入静如死水一般的深潭的石子,在我的心中激起了肆意蔓延开来的波纹。

   “您不是那种会轻言放弃的人啊!您连挺身而出将责任全部揽到自己的身上来保护维克托先生的勇气都有,您怎么会……怎么会没有勇气呢!”我一瞬间竟不自觉的有些激动,但当我看到父亲逐渐低沉下去的脸色后,我的声音的响度也不由得随之逐渐减小了下来。

   “不…不是的……我只是,只是不希望维克托再那样为了我付出一切,他的人生路途不应该为了我而分崩离析,我这样的人又怎么有勇气去拥有那一份深爱呢!我怎么……配的上啊!”父亲眼中氤氲闪烁着的泪花终于随着他情绪的爆发而决堤,咸腥的液体在他显出病态的苍白的脸上肆意的滑落,留下一道道在阳光下闪烁着的泪痕,“我没有那样的勇气啊……小维。”

   我愣住了,无数的惶惑与不知所措在刹那间不可抑制的涌上心头,我仍在原地踌躇着,我望着不远处泣不成声却依然努力着试图抑制住哭声的父亲,我着实不知如何是好了。

   而就在这时,方才被我拧上的门锁却突然被从外部打开了,我诧异的扭头,随后映入眼帘的便是尤里先生那张透露出森林中金色妖精般气息的精致的脸。尤里先生连看都不看面前的我一眼,直接径直走到了不远处的父亲面前攥起了父亲的衣领,他的表情依旧阴沉着,可其中却染上了一股浓烈的我不曾在这张灵动的脸上见过的愤怒。“你他妈给我拿出点你该有的样子来啊猪!”

   “你他妈知不知道维克托这么多年为了找你做了多少努力?!给我拿出点勇气来啊混账!”尤里先生碧绿的眸子里涌动着熊熊的怒火,就如同郁郁葱葱的嫩叶林中四散弥漫开来一股不可抑制的鲜红色的火蛇,被那股艳红侵袭过的树干只剩下噼啪作响的炭黑。“既然选择了相爱就给我拿出点勇气好好在一起啊!”

   “九年前的那个冠军是我拿的最憋屈的一次冠军…你们俩就不能给我一次和你们堂堂正正的比试一次的机会吗?!”

   “你的傲气呢你的永不言弃呢?给我拿出点自信来啊混蛋!”尤里先生那双烈火中的森林般的碧绿色眸子中逐渐随着情绪的爆发氤氲起洌艳的水光,如同一阵突如其来的洪水一般将那其中的怒火扑灭殆尽,“给我…好好在一起啊混蛋!”

   父亲明显的愣住了,他眼角还未散去的绯红又一次的渲染开来,肆意横流的泪在他的脸颊上留下斑驳的水纹,在透过玻璃照射进屋中的线形光线的映照下泛着晶亮的光华。父亲始终没有做声,连布满面颊的泪痕都没有拭去,只是自顾自的静立着任凭涕泗横流。尤里先生也同样保持着紧攥住父亲衣领的动作静静的伫立着,兀自不动声色的扭过头去用衣袖拭去了眼眶中积蓄的点滴的泪花。

   我只得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注视着这一切,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没有人出声打破这场僵局,我们周围的空气逐渐凝固冻结起来。

   一阵突兀却平实的脚步声闯入了这片凝固的境地,我下意识的诧异的扭过头去,随后出现在视野中的便是不久前刚与我分别的维克托先生的脸,那双如浅海般透露出浅淡的绿的湛蓝色眸子在发散的阳光下闪烁着四溢的流光,那其中暗涌着扑朔迷离的浪潮使我琢磨不透,“别哭了好吗?我会心疼的。”他勾起嘴角绽开了一个澄澈人心的笑容,在被阳光温暖的空气中发散出不可视的太阳般的光晕。

   尤里先生猛地反应过来似的松开了紧攥住父亲衣领的手,父亲也回过了神来。维克托先生缓步走到了父亲的面前对上了他的目光,一股无形的浪潮在他们之间暗自涌动,父亲眼眶中的泪水又一次冲破了泪堤,在弥漫着细碎毛絮状灰尘的空气中闪烁着晶莹的光点。维克托先生在这时忽然从亚麻色大衣的口袋中掏出了一个红色丝绒的小盒小心翼翼的打开,而后俯下身去单膝触地半蹲了下去。

   很是俗套的单膝下跪求婚的场景,然而却使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都随之颤动。

   “勇利。”保持着这个姿势半晌后维克托先生才终于准备好了似的开了口,他的声音不自觉的发着颤,其中暗含着无数无法用文字来表达的复杂情感,“其实九年前在公园的那一次,我原本是打算想向你求婚的,可是变故来的是那么突然。”

   “这对戒指我一直好好的珍惜保存着,因为我的心底始终有一个信念,我坚信着终究会有一天我能与你重逢。”维克托先生顿住了几秒,随后绽开了一个洋溢着温暖的笑容,“现在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放手了。”

   “我本来是想去买一束花的,可是等到到了花店触碰到那些娇媚灿烂的群花的瞬间我又放弃了,它们太过绚烂耀眼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总之就是觉得它们与你不相称,你的周身四溢蔓延开来的温润和澄澈不应与那样的娇媚融合。”

   “我这九年来没有一天不在梦想着能与你重逢,不论是睁眼或是闭眼,充斥着我的视野的都是你的身影,脑海中的你轻勾起嘴角绽开了一个澄澈人心的笑容,眸子里流转着四溢的流光,就是这样的一个画面在我的记忆里暗涌了九年。”

   “我知道这句话很俗套,但我心底里想对你说这句话的那个声音挥之不去。”

   “我爱你。”维克托先生的眼眉弯成了两道圆润的弧线,他海蓝色的眸子闪着光,被小心的安置在红色丝绒小盒中的镶钻对戒发散出十字形的光辉,印刻在维克托先生眼底的那片湛蓝里就像是晨间天幕中不合常理的闪烁着的明星,和他的笑容相衬一同涌现出无尽无形的浪潮。

   “啊……真是,明明思量了好久的台词,结果现在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

   维克托先生的声音还未吐出便被父亲俯下身去张开双臂拥抱住他的动作阻挡在了口中,父亲的身体带着肉眼可视的颤抖,他抚上维克托先生背部的双手的指节因用了过大而泛着清晰的白,他的墨色的眸子混合着迷离的水光显现出一种震撼人心的美,“不用再说了…维克托。”

   “我愿意。”

   “我一直都愿意。”

   维克托先生回拥住父亲,将他单薄瘦弱的身体紧紧的拥入怀中,像是在看待一个失而复得的珍宝,他拥住父亲的动作小心翼翼却又带着无法忽视的坚定。“我爱你。”

   我站在房间的角落注视着这一切,一股无法抑制的暖流从心底蔓延开来逐渐四散至全身,我不自觉的绽开了一个夹杂着泪水的笑。

   我想,我是时候该考虑一下以后怎么称呼他们俩了。

   〈END.〉

我我我终于……终于把它给写完啦!!!旋转跳跃我听不见!!!
完结章突破四千字了……其实完全可以拆成两章,但上星期说了这次要完结我也不能食言啊
虽说是早就设定好的剧情但真的写出来一读还是进展太快啊……这个不完美的结局也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吧!
总之就是这样,希望他们在原作里能永远幸幸福福的不要有这么多波折了。
给自己噼里啪啦鼓掌

评论(12)
热度(125)

© 叶熙子_ | Powered by LOFTER